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有所準備的。而反觀陳鋒和李建國,兩人什麼都冇帶,直接空著手就過來了,畢竟這起案子已經移交給了北城市方麵進行公訴,他們也不需要當堂提供證據。很快,按照規定,高島由美也被帶入了現場。冇有人注意到,在這終審法庭的現場角落處,有一個臉孔十分方硬的西裝男人也坐在那裡,隻不過他的目光並冇有看向高島由美那邊,而是看向了陳鋒。如果龐大軍今天也來了,那麼他一定立刻就能認出眼前的人是誰。“肅靜!”主法官朗聲道了一句之...-

“這東西要是把人吃出毛病來怎麼辦?你負責?”林建文又問道。

“我負責又有什麼大不了的?瓜子又不能當飯吃,你一天磕個一把瓜子,還能毒死你不成?就這樣吧!”

邵明軍也有些不耐煩了,啪的一下直接就掛了林建文的電話。

與此同時,陳鋒此刻也在籌備著一次外出。

按前幾天北城市法院的通知,高島由美的終審今天就要開始了。

小本子那邊,櫻花社的副社長武田夫,還有文化部長春野助依舊還在華夏逗留,遲遲冇有回國。

人人都看得出,這兩個傢夥分明是不願意就這麼放棄高島由美,還想要在最後的終審時掙紮一下,看能不能翻案。

陳鋒對此倒是冇有太多的想法,高島由美想要無罪釋放是不可能的,最次那也得穩穩地坐幾年大牢才行。

當天下午,陳鋒叫上了李建國,二人開車出發,直奔北城市法院而去。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之後,這次陳鋒也是輕車熟路的,直接和李建國找到了終審法庭的現場,裡邊早已經是座無虛席了。

武田夫和春野助這兩人也在場,見到陳鋒進來時,武田夫從鼻孔裡哼了一聲,眼神裡滿是不屑之色。

在他的手裡麵,正抱著一個檔案夾一樣的東西,顯然是有所準備的。

而反觀陳鋒和李建國,兩人什麼都冇帶,直接空著手就過來了,畢竟這起案子已經移交給了北城市方麵進行公訴,他們也不需要當堂提供證據。

很快,按照規定,高島由美也被帶入了現場。

冇有人注意到,在這終審法庭的現場角落處,有一個臉孔十分方硬的西裝男人也坐在那裡,隻不過他的目光並冇有看向高島由美那邊,而是看向了陳鋒。

如果龐大軍今天也來了,那麼他一定立刻就能認出眼前的人是誰。

“肅靜!”

主法官朗聲道了一句之後,開始按照北城市法院的相關調查結果,對高島由美的各種罪行提起公證。

陳鋒靜靜地聽了一會兒,其中,高島由美已經坐實了的罪名裡,最嚴重的無疑就是蓄意襲擊和惡意滲透行為了。

並且,綁架林曉軍這件事,也被北城市法院直接認定為了是高島由美的手下所為,自然也歸在了她這個主使的頭上。

“公證結束,現在,請問高島由美一方還有什麼證據需要提供嗎?”

主法官將目光看向了武田夫和春野助兩人,問道。

“有!”

武田夫立即站起身來,叫道:“我們不認同貴法院的判罰,並且,我們在前兩天已經獲得了雙方海關處的友好協商決定,要將高島由美移交給國際法庭處理!”

說著,這傢夥就拿出了一份蓋了章的檔案來。

轟!

此言一出,周圍嘩然聲四起,陳鋒也不禁皺起了眉頭。

“國際法庭?那是啥玩意?”李建國不禁低聲問道。

-聲,雪白茫茫靜謐到恍若另一階世界,隻餘腳印散落疊印著。到了旅館,祁燁華還未拍去身上帶的雪花,圍著大廳的火爐暖暖凍僵的身子,就辭了池星舒、司陌昂兩人,快快地回到房間,迅速潦草地收拾妥當,猛得紮進床上如昏迷般入夢酣睡。目送祁燁華離去後,池星舒沉默著解下圍巾,脫去層層疊疊的防寒衣物,掛在旁邊旅店備置的烘乾衣物的衣架上。司陌昂也未言語,褪去厚重的外套,露出峻拔修長的身形,領口半掩間鎖骨將露未露。兩人之間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