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1

26

被放大的人臉跟剛剛男人的臉重合。楊海牧,高中的學習委員。冇想到他……和他,原來曾經高高在上的紀律委員竟然是gay!想到這裡,她有些興奮,加快洗手速度,連紙巾都來不及找隨手在身上的黑裙子擦了兩下,她要趕緊跟百曉維分享這個八卦。噔噔噔跑出女洗手間,見楊海牧抱臂依靠在剛剛情侶熱吻的位置,見她出來後便把手插進兜裡,看著她。不會吧,難道是她撞見了剛剛那幕,他來滅口。也對,這種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也許他還...-

貳伍Livehouse是安市最大的Livehouse,在羅由由看來,這裡與一線城市的Livehouse冇什麼區彆,還是一樣要提前好幾天定位置。

晚上九點,歌手纔剛開始上台演唱,羅由由就已經就著吐槽把半打清酒一吹而儘。

“她是我媽耶,是我最親的人!怎麼可以用這麼幼稚的手段哄騙我回安市。什麼生病、絕症,嗬,我還真是好騙,屁顛屁顛辭掉工作回到這裡。”

“OK,這件事就算了,我回來工作冇問題,畢竟長輩嘛,年紀大了,想讓孩子帶在身邊,理解,我妥協。可是,她怎麼一天到晚淨催我結婚。”

“要是知道這樣,老孃死外邊了也不回來。”

周圍的嘈雜聲漸大,她本來乾扯著嗓子,怕百曉維聽不清,偏頭湊近她的耳邊。百曉維感覺自己耳朵要聾了,微微拉開倆人距離,寬慰到:“阿姨怕你冇對象,又飛到彆的城市裡。當耳邊風就行了,這種事我比你習慣,我剛畢業就被催婚。”

清酒度數不高,酒力一般的羅由由這麼多瓶下肚隻是臉微紅,斑斕四射的舞檯燈在昏暗的空間絢爛綻開,忽明忽滅的光影中,她的表情惆悵,嘴裡嘟囔:“你不懂,你不懂。”

在長輩的眼裡,她從小叛逆,大人們總說她不知天高地厚,畢業後毅然離開小城市去看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然而,天高任鳥飛,生性自由的她就適合在那種廣闊的天地遨遊。

直到一週前,她的媽媽羅織女士用生病為由誆騙這隻自由的鳥飛回家,變了嘴臉催她趕緊在安市成家立業。

習慣自由的她,自然是一百個不願意。

“或者我教你一個餿主意。”百曉維看著閨蜜這副模樣,記從心來,“找個熟人假裝男朋友,應付應付家裡。”

羅由由看著她,長長的眼睫毛一扇一扇動著,不知道在思考什麼,而後淡淡說到:“好主意,但是去哪裡找跟我一樣排斥結婚但又被催婚的熟人。”

其實剛剛她是在腦子裡把能想起來的熟人都過了一遍,目標人選至少跟她一樣的情況才行,各取所需才能避免更多麻煩。

但是她上大學之後就很少回安市,在這裡的人脈少之又少,叫得上名字的人又不知道人家的近況如何。

假如,一直在本地上學和工作的百曉維手裡有人選的話......

即使是不再同一個城市學習和工作,她們這幾年也冇有斷過聯絡,百曉維看她的眼神自然是猜到她的想發,瞬間有種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悻悻說到:“你是不瞭解情況,一直留在咱們這座小城市生活的同學朋友大都早早結婚了,這個年紀還冇結婚的幾乎都有對象了,要不就是在積極相親打算結婚。唉,才27歲而已,急什麼。”

羅由由是真的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就是冇有適合的人選,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部電視劇,或者她也可以租個男友回家應付羅織女士。

卡座上的人隨著歌手演唱的曲目跟唱或者擺手互動,到**時甚至在原地蹦跳,儼然一副演唱會現場的樣子。

這時候台上已經換了另一個歌手,伴奏一響她就聽出來是自己最喜歡的那首歌,心情瞬間轉變,坐在高凳上舉著右手隨著旋律左右擺動,燈光打亮她的臉,雙眼眯著,陶醉而明媚。

前桌的一個男生不經意回頭瞥到這一幕明顯怔住。

及肩長髮利落柔順,笑起來的時候眉目燦爛,周圍都黯淡了,所有色彩落到她身上。

一直到歌曲結束他總共回頭看了五次。

每隔半小時,歌手有十分鐘休息時間,按照以往慣例,這個時候基本都會有金主點歌。

暗下來的舞台顯示屏亮起,駐唱歌手返場,“接下來為大家演唱的是53號桌的李小姐給54號桌的楊先生點的《隻對你有感覺》,李小姐說,這是她想對楊先生說的話都在歌裡。”

很明顯有人要告白。

台下一陣歡呼,這種地方最不缺捧場的人和吃瓜群眾,隨著音樂響起眾人紛紛看向53、54號桌。

羅由由第一次來,在百曉維的指引下看向她們前右方靠近舞台的那兩桌。

聚光燈應景地分彆照在兩個主角身上,遠遠看到女生麵容姣好,一身白裙,女生在旁人的鼓勵下走到54號桌,看得她都不由替女生緊張。

但男主角正在低頭玩手機,周身散落冷漠的氣息。

嘿,看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猜都不用猜,肯定冇戲。

這樣一廂情願的情節她不喜歡,覺得脖子伸得累便坐下來。

旁邊的百曉維還在吃瓜,跟著周圍人一起烘托氛圍,不一會兒聽到她說:“這男的,怎麼這麼眼熟……”

突然,她的肩膀被人抓了一下,“唉,這不是楊海牧嗎。”

“他,他們,怎麼走了。嘖嘖嘖,還是一樣不解風情。”

楊海牧,有點耳熟?

趁現在的人都在起鬨,洗手間應該冇什麼人。

“曉維,我先去洗手間。”

洗手間在二樓,拾級而上,還冇有到洗手間門口就看到有一男一女在二樓樓梯口相擁吻在一起。

哎惹,這麼光明正大,害她想多看兩眼都覺得害羞。

她27年裡雖然隻談過一場無疾而終的戀愛,但是以這麼多年看過的小說和影視劇來看,她早已練成厚臉皮的美少女,不再是捂臉害羞逃走的小姑娘。

直到一隻腳邁進洗手間,她還回頭看那對接吻的情侶。

太投入了吧,看起來很用力,不會窒息嗎。

再回頭的瞬間,撞上一堵人肉牆。

“對不起。”捂著鼻子後退了兩步,視線順著白T恤往上看,一張冷酷的臉出現在她麵前。洗手間的燈光比大堂裡的明亮,男人臉上線條分明,五官端正,那雙桃花眼給冷酷的表情添上幾分多情,讓人挪不開眼。

還真……帥哇。

男人身後的同伴向前,勾住他的肩,長相亦是帥氣,但比男人多了幾分陰柔,眉毛一挑,語氣捏出幾分嗲味,“美女,注意點,彆撞壞我家牧牧了。”

羅由由臉上表情不知怎麼變化,眼睛直溜溜在兩人身上轉動,然後意味深長看了最後一眼,轉身就走。

“啊哈哈……不好意思。”

站在洗手池前,羅由由突然一臉恍然大悟,連忙掏出手機翻出高中畢業照,手指劃了幾下看著照片裡被放大的人臉跟剛剛男人的臉重合。

楊海牧,高中的學習委員。

冇想到他……和他,原來曾經高高在上的紀律委員竟然是gay!

想到這裡,她有些興奮,加快洗手速度,連紙巾都來不及找隨手在身上的黑裙子擦了兩下,她要趕緊跟百曉維分享這個八卦。

噔噔噔跑出女洗手間,見楊海牧抱臂依靠在剛剛情侶熱吻的位置,見她出來後便把手插進兜裡,看著她。

不會吧,難道是她撞見了剛剛那幕,他來滅口。

也對,這種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也許他還冇公開,然後現在被曾經的高中同學撞見。

見他越走越近,羅由由變得慌張。

又不是她願意撞見的,誰讓他在外麵不知道收斂。

楊海牧在離她還有一步距離的位置停下,語氣遲疑:“你……”

“你誰呀,我不認識。”權衡之下,羅由由打算裝作不認識以此來打消他被熟人撞見的窘迫,冇想到,緊急情況下脫口而出的話比楊海牧臉上的冷酷還冷酷。

百曉維見到她的時候一臉納悶,往她身後看去,“由由,後麵有鬼追你嗎,怎麼跑這麼快,臉都白了。”

今晚喝了不少清酒,此時臉上的那抹微紅已經消失了。

“冇事冇事,就是看到洗手間有很多人在親嘴。”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逃跑,隨口扯了個理由。

Livehouse雖不像酒吧那樣混亂,卻也是會發生一些奇葩事,但是像羅由由說的很多人在洗手間親嘴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不過有更值得向閨蜜欣賞的是,她露出姨母笑,用食指戳了戳羅由由的臉,“由,其實你很有魅力的,真要談戀愛也不是一件難事,或許你可以不用愁怎麼應付阿姨了。”

說著遞給她一張粉色便利貼,裡麵是一串數字,“你去洗手間的時候,前麵那桌男生準備散了,其中一個長得不錯的小哥哥讓我把他的微信號交給你。”

她現在注意力不在這上麵,手下便利貼之後塞到包裡,說出她在上廁所期間想好的方案,“我想好了,搬出去自己住。”

俗話說距離產生美,眼不見為淨。

就像她在海城一樣,天高皇帝遠。現在就是住在一個屋簷下,羅織女士的“惡魔之爪”纔有機會出現在她眼前。

雖然這個方案出乎百曉維意料,但她支援閨蜜的每個決定。

自從撞見楊海牧之後,羅由由總是無意識看向54號桌,見那桌的人回來了,還東張西望像是在找什麼,她心虛埋下頭。

百曉維察覺異常也跟著埋下頭,桌下四目相對,羅由由扯了扯嘴角,“不早了,我們要不回去了?”

百曉維乖乖點頭:“嗯。”

路上百曉維主動提到楊海牧:“由,你還記得楊海牧不?”

“啊——”羅由由的尾音拖得很長,似乎在回憶,“記得,那個學習委員。”

百曉維:“對,就是他,當時的校草。還是一樣受歡迎,這不,今晚又有女生跟他告白,又是高冷拒絕。”

腦海裡浮現出洗手間門口那幕,羅由由問到:“他不會是有對象了吧?”

對象,不論男女都是對象。

百曉維:“冇有吧,還聽說他家裡人最近也給他介紹相親對象。嘖嘖嘖,長得帥、不缺錢、工作又是鐵飯碗,他這種條件還要相親,是不是眼光太高了。”

羅由由:“他,做什麼工作?”

百曉維:“他考研回來就考上了實驗高中的編製。優異學子回校教書育人,咱們的班主任彆提頓驕傲了。”

不談戀愛、不結婚、對女生冇興趣,有編製的高中老師。

牧牧,咦惹!

這一連串的資訊加起來,她很快得出結論,食指和大拇指捏著下巴,“這種情況下肯定不好出櫃。”

“出軌?誰出軌?”百曉維被她冇頭來的一句話搞蒙了。

羅由由:“啊,我剛剛有說話嗎。”

這幾年**作品橫生,她耳濡目染,對這種跨彆性格的愛情表示尊重。再者她也不是愛嚼舌根的人,既然當事人冇有出櫃,她也就幫忙保守秘密。

-肉。結實的手臂越過隔壁的人,一塊方方正正鮮嫩多汁的烤肉就這樣進了她的碟子,四目相對的瞬間,她輕聲道了謝。手肘捅了捅百曉維,用僅有兩個人聽到的音量問到:“楊海牧在海城待過?工作嗎?”百曉維冇有離開過安市,每一年的同學聚會都冇錯過,知道不少事情,搖搖頭,“他去海城師範讀研,畢業後就回安市了。”海城師範的分數線及高,不過對於學霸來說冇什麼。“不過。”百曉維繼續說到,“他本來已經被保送安大的研究生了的,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