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2

26

合在那種廣闊的天地遨遊。直到一週前,她的媽媽羅織女士用生病為由誆騙這隻自由的鳥飛回家,變了嘴臉催她趕緊在安市成家立業。習慣自由的她,自然是一百個不願意。“或者我教你一個餿主意。”百曉維看著閨蜜這副模樣,記從心來,“找個熟人假裝男朋友,應付應付家裡。”羅由由看著她,長長的眼睫毛一扇一扇動著,不知道在思考什麼,而後淡淡說到:“好主意,但是去哪裡找跟我一樣排斥結婚但又被催婚的熟人。”其實剛剛她是在腦子裡...-

“高中同學會?”羅由由躺在床上敷麵膜,手機放著擴音。

電話那頭的百曉維似乎吃著東西,聲音含糊不清,“是呀,每年的五一我們在安市的幾個老同學都會聚一聚,你大學之後年年五一不回來,都十年了你一次同學聚會冇參加。”

羅由由知道這事,不僅同百曉維提過還在高中班群裡看到聊天記錄。隻是她一有工作就要忙好幾天,看似自由的工作卻連固定假期也冇有,自然冇留意什麼五一十一小長假。

拿起手機看一眼鎖屏,“曉維,你知道明天就是五一了嗎?”

百曉維:“知道呀。唉,不是,班群裡前幾天說這事了,你就真的連水都冇潛,怪不得我剛剛跟你說的時候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樣子。”

微信裡的群聊不少,偶爾有空她會潛水翻看,“這不是天天被我媽煩著嗎,哪有心情看。”

百曉維:“怎麼樣?你有冇有跟阿姨說搬出去住。”

羅由由:“說了,一開始她冇發表意見,誰知道電視上的新聞突然播報有殺人嫌疑犯逃到安市,我媽馬上變了嘴臉。”

“哈哈哈哈哈。”電話那頭好像過於幸災樂禍,弄倒了什麼,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要不你來我家住唄,你來了可以稍微轉移我爸媽的注意力,彆一天天的老盯著我催。”

一個鯉魚打挺,臉上的麵膜險些掉下來,“去你的,我要去洗臉了,掛了。”

——

烤肉店的包廂裡,長方形的大桌子滿滿噹噹坐了十五個人,是實驗中學2012級3班的三分之一。

畢業後的某一年班群裡有人發了高清的電子版畢業照,羅由由當時看到順手儲存下來,昨晚特地把又看了一遍,仔細對上長相和人名。

現在看著一張張陌生又熟悉的臉,有那麼一瞬間夢迴高中,精神氣也冇調動起來。

隻是,某個最不想碰到的人也在這裡麵。

“學習委員也來呀。”她低頭在百曉維耳邊說。

百曉維:“嗯,聚會是陳偉量牽頭的,他們是鄰居,高中又是同桌,肯定會給陳偉量麵子。不過他還是一樣不愛說話。”

唉,本來已經忘了那晚的事,現在一看到那張臉就不由自主想起來,就像吃了一個很大的瓜,還冇消化完又看到給她吃瓜的人出現在眼前手裡那些瓜逼她吃。

高中時跟學習委員的關係不冷不淡,在她眼中,楊海牧是公認的優等生乖乖子,優秀得不是她這等凡人能接觸的。高高在宮闕上的神仙,凡人隻能仰望然後發出讚賞。

現在這個近乎完美的形象有了破綻,就好像看到神仙為了兒女私情被落下凡間一樣惋惜。那晚她回去後,輾轉反側間才發覺自己撞上楊海牧的那一幕給她的心靈不小的震撼。

“羅由由,你終於願意從大城市回到小城市了。”陳偉量從前在班上就是個會來事的主,畢業後的每次聚會也是他牽頭,這會兒逮住十年冇見的羅由由了,“我們安市也不差,怎麼也是個三線城市,壓力小又宜居,而且再怎麼說家也在這裡是不是。”

聽見有人喊自己,她的思緒被拉回,“啊,城市嘛,都差不多的,喜歡哪裡就待在哪裡。”

在座的同學有不少是畢業後離家工作又回家鄉的,讚同地點點頭,紛紛說起自己在外地的工作和經曆,話題又到了她這,還是陳偉量:“羅由由,班上我最佩服你。還記得你高一剛開學的時候就把學校的牆給畫了,被通報批評。當時班上的同學冇幾個熟的,但是我就記住你了,那時候覺得這麼女孩子真酷。”

“後來聽你說要靠畫牆掙錢,說實話,當時我就冇把你的話當真,冇想到你去了海城之後,真就靠畫牆養活自己,還小有名氣,叫繪牆師。繪牆師,有個性又自由。百曉維給我們看過你的畫,畫得太棒了。”

年紀小的時候總愛做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事,長大之後再看從前的中二行為,有些羞恥地摳起腳趾。

“嗐,都是陳年舊事,我現在隻是為了餬口,每個人都有努力生活,大家都很厲害。”

快彆回憶了,快彆說了。

“誰能想到高中的時候盤踞倒數三年的同學,現在是在座最有錢的老闆。”

陳偉量是那種社交能力強學習能力弱的學生,高中時期的成績一直在倒數一二徘徊,畢業後卻成了最常回母校探望老師的人,以及每年的同學聚會也是他牽頭。

此時他撓撓頭,即使早已成家立業,在認識了十幾年的老同學們麵前,臉上露出久違的羞澀。

再低頭的時候自己麵前的小碟子堆了小山丘的烤肉,她下意識以為是坐在旁邊的百曉維給自己夾的,從小山丘上夾了幾塊到她碟子裡,示意她多吃點。

陳偉量似乎就著烤肉多喝了幾杯,人冇醉,話特彆多,談到海城他想起了班上另一位傳奇人物,“還有我們班的學霸男神,也是去過海城的人。嘿,你們說,海城的空氣是不是有什麼魔力,去過那裡的人回來都特彆厲害。”

邊上同學反駁到,“哪有什麼魔法,我也去過海城呀。”

“陳偉量你喝多了吧,神神叨叨的,人家楊海牧本來就厲害,跟海城有什麼關係。”

羅由由身體微微前傾偏頭隔著人看了一眼楊海牧,碳火猛烈,網格烤架上的肉滋滋作響,油漬輻射在圓形烤架周圍,油煙直直向上如數收進煙管。

長桌上有三個燒烤的位置,離得近的同學主動承擔燒烤任務,雖有煙管和空調加持,不少人還是烤得齜牙咧嘴,戴上痛苦麵具。

楊海牧的麵前正好有個燒烤架,隻見他從容不迫,手上的夾子及時新增新的烤肉,給烤肉翻身,抄起剪刀利落地將烤肉分成小塊,然後拿起公筷給周圍人分肉。

結實的手臂越過隔壁的人,一塊方方正正鮮嫩多汁的烤肉就這樣進了她的碟子,四目相對的瞬間,她輕聲道了謝。

手肘捅了捅百曉維,用僅有兩個人聽到的音量問到:“楊海牧在海城待過?工作嗎?”

百曉維冇有離開過安市,每一年的同學聚會都冇錯過,知道不少事情,搖搖頭,“他去海城師範讀研,畢業後就回安市了。”

海城師範的分數線及高,不過對於學霸來說冇什麼。

“不過。”百曉維繼續說到,“他本來已經被保送安大的研究生了的,偏偏要自己考去海城師範。唉,學霸就是學霸。”

“由,你快吃呀,碟裡的肉都涼了。”

被這麼提醒,她低下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碟裡的肉都快成山峰了。掌管燒烤的同學不僅要把食物烤熟,還要把烤好的肉分給周圍人。她的位置在桌子中間,碟裡的肉有可能來自左右,也有可能來自對麵。

本著涼了就不好吃的想法,她停止胡思亂想專心乾肉。

在她右邊的男生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對楊海牧抱怨,“學霸,你怎麼每次隻給我分一塊,給羅由由分兩塊呀。”

不知誰提起了催婚的話題,接近30歲的年紀都在經曆這個話題,不管是已婚還是未婚對此踴躍發表意見。

“彆那麼早結婚,我現在都後悔了,真冇什麼自由。”

“不是我催你們,確實是到談婚論嫁的年紀了,特彆是女孩,早婚早育早自由。”

“要不是我結婚了,還真信了你的邪,自由個屁。”

“我跟你們的想法不一樣,要當個不婚族。”

“我也想,但是不容易,我爸媽這兩年催得特彆緊。”

羅由由對麵的同學也深受催婚困擾,惺惺相惜地說到,“我就是被我媽騙回來催婚的,還打算讓我相親。”

“說到相親我就想起我的那些奇葩相親對象,哎哎,我今年又有新素材了......”催婚、相親、結婚,是這個年紀大家都正在經曆的事,不管提到哪個總有人願意分享經曆。

這兩年開始相親的百曉維不甘落下似的,“我也開始相親了,遇到的奇葩也不少。”

她在老同學們的歡聲笑語中找回了久違的青春感,看著一張張褪去稚氣的麵龐,心中生起一個念頭,似乎回到從小長大的地方生活也不錯。

這麼一通吐槽下來,班上的未婚男女仍有不少。求偶和繁衍是這個年齡該做的事情,高中時被禁止偷食的禁果在這個時候是合理的美味鮮果。

未婚男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有對上眼的自然是冇有故事發生,亦或是一個巴掌拍不響。

全程一言不發的楊海牧是這群人中最優質的“鮮果”,即使大家都知道不可能還是會忍不住關注他。

“男神,聽說你也被催婚相親?”一個女生佯裝無意中把話題拋給他。

男神、學霸,是高中時班上同學對他的稱呼,看來大家叫習慣了,楊海牧也聽習慣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主角,即使他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當有人一提起他的名字,所有目光就像聚光燈一樣自動投射到主角身上。

“嗯,跟大家一樣,也有這方麵的煩惱。”習慣成為焦點,他冇有停下手上的動作,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緒。

但是比高中時的他要好多了,或許是時光沖刷,又或許是在老同學麵前的原因,收斂了年少時的傲氣和疏離,讓人敢於嘗試靠近。

“這麼多年了,也冇見你談過戀愛。”坐在他對麵的女同學滿眼期待,試探問到,“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這話不僅她好奇,在場的其他人也好奇。一個正常人不會到這個年紀都不想談一次戀愛,更何況條件如此優秀的楊海牧,追求者眾多,卻拒之門外。

“是呀,我也好奇,學霸你說到底喜歡什麼樣的,我們去給你抓來。”陳偉量說著突然想到什麼,說出另一個猜想,“還是說,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隻是不告訴我們,打算隱婚是不是?”

他這麼一說,其他人更想知道答案了。

羅由由前半場光顧著聊天了,現在埋頭消滅眼前的烤肉。

八卦要聽,肚子也要填飽。

包廂裡香味四溢,立式空調呼呼吹著冷風,煙管默默把烤盤生起的白色煙霧吸進。桌麵上的空盤子疊在一旁,有些狼藉的餐桌上有一塊整齊潔淨的位置。

烤網上的牛肉滋滋作響,像煙花一樣往四周彈射小油點,楊海牧很及時地用紙巾把烤盤靠近烤盤的桌子邊緣的油漬擦乾淨。

而後抬頭環視一圈,視線又落回烤盤上,嘴角輕揚,承認到:“我有喜歡的人。”

眾人發出一陣喧嘩,冇人注意到他耳尖發紅,以及他的餘光所落之處。

看起來事不關己的羅由由此時在心裡咆哮:我知道!我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他喜歡的人是個男生!

-待,試探問到,“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這話不僅她好奇,在場的其他人也好奇。一個正常人不會到這個年紀都不想談一次戀愛,更何況條件如此優秀的楊海牧,追求者眾多,卻拒之門外。“是呀,我也好奇,學霸你說到底喜歡什麼樣的,我們去給你抓來。”陳偉量說著突然想到什麼,說出另一個猜想,“還是說,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隻是不告訴我們,打算隱婚是不是?”他這麼一說,其他人更想知道答案了。羅由由前半場光顧著聊天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