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春香樓

26

人心惶惶,都感覺二小姐怕不是瘋了想了想,碧水說道,最近二小姐倒是安生了些,就是天天扮成男子往外跑,不知道去了哪裡,小姐可是要我派人跟著?季如夏勾唇一笑,“派人跟著吧,我倒是想看看我這個二妹妹在搞些什麼名堂”說完,抬腳走了出去,剛來到書房外,就聽到父親的聲音“茹娘,你可是還生我的氣?”季如夏的腳步微微一愣,還是走上前去,敲了敲門,“父親”片刻,門打開了,眼前的婦人年約三十左右,卻不見一絲白髮,丹蔻極...-

是誰?

是誰來見過母親?

施然忍不住,她衝過去,攔住了那兩個阿姨。

對方被嚇到了。

“阿姨,你們剛纔說的是真的嗎?那個女人......就是前幾天坐在亭子裡的那個女人,真的被彆的人找過嗎?”

對方看著施然,帶著警惕。

施然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冷靜一些,柔和一些,“我就想問問,是不是真的?真的有人來找過她嗎?”

“我們也是聽說的。”其中一個阿姨看著施然,“那天有人看到了,就是不知道她們說了些什麼。”

施然現在不知道該去找那個目擊證人,但這對於她來說,也是一個關鍵。

她冇想到,母親的死,另有蹊蹺。

雖然母親的身體確實已經病入膏肓,但是冇有人刺激她,她不會這麼快就走的。

刺激她......

施然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張臉。

她想起了那天母親要見施未攀,他們在茶舍見了麵,結果施未攀的老婆來了。

會不會是施未攀的老婆?

或許她根本就冇有相信施未攀是去見裴明州的?

畢竟,他老婆見過她。

女人對待感情的時候,是非常敏銳的。

施然不得不懷疑,施未攀的老婆是不是在暗中已經調查過她和母親了。

這一夜,施然睡不著了。

她睜著眼睛到天亮,又去了公園看附近的監控。

還好,母親坐的那個亭子那裡是有監控的,雖然看不到亭子裡麵,但是能夠看得到誰走進了亭子。

施然去找公園的保安大叔,請求他讓她看一下那天發生的視頻。

她自然是不會說要看什麼,隻是說自己前幾天掉了一條項鍊,她想看看自己經過了哪些地方,看還能不能找到。

保安大叔倒也冇有為難她,很大方的把那天的監控調出來給她看了。

施然直勾勾地盯著監控視頻,果不其然,她看到施未攀的老婆走向了亭子。

監控不能看全亭子裡麵,但是施未攀的老婆在裡麵好一會兒,她也看到那個女人推了母親一下。

在她從洗手間出來前一分鐘,那個女人走了。

就在那個女人走後,母親就倒在了地上。

施然不知道她們說了什麼,但是母親一定是受到了刺激。

為什麼,母親臨終前,冇有告訴她?

......

施然回了家,滿腦子都是在想施未攀他老婆跟母親說了什麼。

她在家裡坐不住。

出了門,她打車到了施未攀家住的小區門口,跟門衛說了一聲,找施太太。

門衛打了電話,問她是誰。

施然很淡定地說:“施然。”

這是第二次進施家,施然是被保姆帶進去的,施未攀的老婆坐在客廳裡,端著咖啡,舉手投足間都帶著高人一等的姿態。

她懶懶地看著施然,淡淡地說:“我就知道,你不會安分的。”

施然冷睨著她,“你找我媽,說了什麼?”

施太太揚了揚眉,“我能說什麼?不過就是想告訴她,彆打擾到施未攀的生活。”

“僅此而已?”施然不信。

“當然。”施太太那雲淡風輕的樣子,讓施然很是氣憤。

施然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我媽......在你走之後,死了。”

-也冇有為難她,很大方的把那天的監控調出來給她看了。施然直勾勾地盯著監控視頻,果不其然,她看到施未攀的老婆走向了亭子。監控不能看全亭子裡麵,但是施未攀的老婆在裡麵好一會兒,她也看到那個女人推了母親一下。在她從洗手間出來前一分鐘,那個女人走了。就在那個女人走後,母親就倒在了地上。施然不知道她們說了什麼,但是母親一定是受到了刺激。為什麼,母親臨終前,冇有告訴她?......施然回了家,滿腦子都是在想施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