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獨自前行

26

蛋。其實很久冇有人給我做早餐了,從媽媽去世以後,爸爸去日本以後,我幾乎不吃早飯。金宇榮也不在乎,隻是把爸爸寄來的錢分成兩份。“我不會做早餐,吐司是早上去買的,應該很好吃。”“冇事,我們坐下吃吧。”其實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吐司味道,我也會硬著頭皮說:“好吃。”吃完早餐樸延載我去學校,這次冇有經過漢江。真想看看白天的漢江是否有晚上繁華。樸延的頭髮和我身上一樣的味道,戴著頭盔冇聽見樸延說話。“我冇聽清楚...-

我獨自走在路上。苦惱複雜的心情包圍著我。今天是同父異母的哥哥,金宇榮的生日。

夕陽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長,我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如何麵對金宇榮。不知道對金宇榮的感情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化的。不過我唯一確定的是,這些都是假象。我始終覺得這一切都是漂浮在金宇榮表演之上的假象。細微的變化,若隱若現地將我們隔開,這種難以言表的關係,我先察覺到了。

回到家客廳裡冇人,路過衛生間我聽見一些聲音。像一陣喘息聲,是我不認識的聲音。

悄悄站在門口,看見一個全身□□的女生塌著腰趴在洗手池上。肚子磨得泛紅,還有被金宇榮撞得搖晃的胸部。我看不見她的臉,被頭髮遮住了。

趁他們冇有發現之前,我離開了。

路上尹皙暉發來的訊息,是關於學校社團的事。

幸燦,今天社團新成員麵試,我和你說一聲。不過今天不是你哥哥生日嗎,所以我替你給社長請假了。

我回覆尹皙暉。

不用給我請假了,我現在過來。

在金宇榮收拾好之前不知道還能去哪裡。在去學校的路上,金宇榮的臉一直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或許是短暫的快樂回憶,在爸爸去日本之前,在爸爸冇有丟下我之前,曾經的我們相處得很融洽。

路上冇有多少人,我很快來到會議室,門口許多新麵孔都是來麵試的。

“幸燦,我在這裡。”

尋聲望去,我的眼睛落在尹皙暉的手上,和往下時,對視了一秒就離開的眼睛。我擦了擦剛剛哭過的眼睛,為了不那麼明顯。

“幸燦,麵試快開始了,我們進去吧。”

尹皙暉拉住我的手。我心裡突然充斥著莫名的佔有慾,突然想把尹皙暉占為己有。

尹皙暉,我為什麼不喜歡你呢。

“歡迎大家報名我們音樂社,我是李敘社長。今天麵試大家不用緊張,隨便唱一下就好了,另外我身旁的兩位都是很厲害的學長和我一起麵試。”

“大家好我是高二五班的尹皙暉,他是金幸燦。”

尹皙暉替我做介紹時我一直努力憋住眼淚,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眼眶裡的淚水更加急切地想要掉下來。好在尹皙暉一直緊緊握住我的手。

“第一個同學,高一九班樸延同學在嗎?”

“我在。”

樸延舉手站起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隻是一個很高發育得很好的普通青春期男生。但是他的眼睛在我看來很有趣,有小孩的稚嫩,也有像狼一樣的野性。

“大家好我是高二九班的樸延,我表演的歌曲是EMPTY

站在舞台中央的樸延眼睛向上看,這個或許是他放鬆身體的方式。奇怪的是,我好像也從樸延的眼睛裡看見了眼淚。或許是我的眼淚還冇有嚥下,我還以為這是樸延的眼淚。

鏡子裡我的模樣,掏空了般空虛,即使獨自走路,空蕩蕩的街道也讓人無比空虛,da

ra

dat

dat

dat

dat

dat

dat,baby

don’t

be

worry

樸延唱歌的時候我一直躲避他的眼睛,音樂傳入耳朵的時候好像忘記了麵試。結果出乎我意料的好聽,樸延是一個共情能力很厲害的天才,聲音很有磁性。慢慢擴散到角落的聲音像輕盈的蝴蝶,又飛回我的耳朵裡,迴音一直在腦海裡消散不去。

“幸燦,他唱得挺不錯的。”

尹皙暉好像被他吸引住了。雖然靠近我說話,他的眼睛還是看著樸延。讓我有些嫉妒。

“樸延,你可以再唱一點嗎?”

“好,我再唱一首REALLY

REALLY

李敘社長也很滿意,第一個就讓社長喜歡的人很有實力。樸延似乎是意料之外的驚喜的表情,一瞬間的激動停滯了三秒鐘纔回複正常。

如果我讓你覺得不自在,請告訴我,我會後退一步,回到僅是認識的關係,我可以等的,似乎你也喜歡我,說出來吧,現在見一麵吧,我有真心話想對你說,我喜歡你,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請相信我,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李敘社長在正式成員的欄目寫下樸延的名字,樸延是我們第一個完全確定的成員,後麵的麵試都不及他眼前一亮。

有時眼睛往樸延的座位掠過的時候,會撞見他快速移開的視線。樸延藏不住情緒的眼睛。是喜歡尹皙暉嗎。

後來的麵試,不平不淡。大家的聲音從我的耳朵裡進進出出,繞了一個圈之後就出去了,一次又一次冇有留下痕跡,卻一遍又一遍加重了樸延留在我腦海裡的聲音。

麵試結束以後李敘社長邀請我和尹皙暉一起去吃晚飯。在吃烤肉的地方又碰見樸延了。他是叫這個名字吧,和朋友一起來吃飯,看見李敘社長以後起身打招呼,隨後很驚訝的看著我和尹皙暉。

“學長們好,真巧在這裡碰見。”

“樸延想過來和我們一起坐嗎?”

李敘社長揮手讓樸延坐過來,我有些不願意,我不喜歡和不認識的人一起吃飯。

“幸燦,你不想說的事我就不問了,不過你傷心的話一定要和我說。”

尹皙暉悄悄湊近我的耳朵對我說,聽見這句話眼淚又快要流下來了。微微傾斜的頭隻能瞥見尹皙暉的耳朵。

我喜歡你,你聽見了嗎。

你不可能聽見的,我冇有告訴你。

樸延坐在我的旁邊。青澀害羞,下意識摸頭,和無處安放的手。比我高半個頭的學弟這樣不知所措,在我看來有些可憐。

李敘社長主動給樸延他的電話,順便也要了我和尹皙暉的電話。我看得出來李敘社長真的很喜歡這個有潛力的天才,這種感覺讓我有些尷尬。當初選擇我的理由是什麼,我從未問過。我知道自己冇有過人的天賦,尹皙暉的能力也比我高出許多。儘管如此,我也隻是每天儘心儘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停地麻痹自己。

眼前這個天才讓我有些嫉妒。不知道是什麼感情,憤怒,惋惜還是單純難過。

吃完飯樸延去找朋友了,李敘社長要回家。這頓並不開心的晚餐終於結束了,我和尹皙暉去了首飾店。我在戴手鍊,給尹皙暉也選了一個,閃閃發光的項鍊正好適合尹皙暉。

“幸燦,今晚去我家吧。”

“皙暉,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到家再說吧。”

我給尹皙暉戴上項鍊。上麵是藍色的鑽石,旁邊是珍珠。眼睛看著尹皙暉心裡浮現出一句話。

皙暉,在我心裡你永遠耀眼。

我一直扣不上項鍊,互相靠近的我們的臉。我聽見尹皙暉輕輕地呼吸聲,掠過和他對視時慌張的眼睛。我的嘴唇短暫停留在尹皙暉的臉上。

“馬上就好了。”

尹皙暉的臉變紅了。

為什麼親尹皙暉,我也不知道。靠近我的完美的臉,我有些著迷了。尹皙暉會怎麼想。

“幸燦為什麼突然親我,周圍都是人。”

尹皙暉照鏡子時這樣對我說,鏡子裡我的眼睛和尹皙暉的眼睛疊在一起,這次我冇有躲開。我去付錢的時候,尹皙暉還在照鏡子,看來他真的很喜歡。

跟著尹皙暉一起回家,路上心裡憋著的話被衝到沙灘上,迅速蒸發了水分,隻留下深深的痕跡。

“皙暉,今天我回家看見金宇榮和一個女生在廁所□□。好像是他的女朋友,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居然有女朋友。”

“你很驚訝嗎?”

“我不知道用什麼情緒麵對,他的事情我冇資格管。”

尹賢皙暉冇有再回答我我。一路上,尹皙暉一直走在我前麵稍微隔了一點距離。

來到尹皙暉的家。我關上門準備脫鞋,尹皙暉把我按在牆上。他的有些緊張和強勢的眼睛,他慢慢靠近我,我的眼神落在他的嘴唇上,我們開始接吻。尹皙暉的嘴裡,有很多奇怪的味道。熟練的動作不免讓我想到,尹皙暉對彆人亦是如此嗎。躲在尹皙暉麵具之下的另一個人,現在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皙暉。”

“怎麼了?”

“你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

“做我男朋友好嗎?”

“同意了就可以和我□□嗎?”

“你隻想□□嗎?”

我推開壓在身上的尹皙暉。在某一瞬間,我心裡壓抑的情感噴湧而出。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尹皙暉還在繼續。

“因為金宇榮交了女朋友,你很傷心?”

尹皙暉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們離得很近。

“冇有,我隻喜歡你。”

心裡再次燃燒起來的佔有慾,我盯著尹皙暉的嘴唇。

說出你也喜歡我吧,我和你不能以朋友結束,我們之間或許可以發生一些事情,隻要你說喜歡我。

“什麼時候開始的?剛剛嗎?”

尹皙暉抽出脖子上剛剛我送給他的項鍊,舉起來質問我。

“從這時候開始的,對嗎?”

“不是。”

我佯裝平靜眼睛看向一邊,為了掩飾我的心虛。響亮的電話鈴聲穿破我和尹皙暉之間的隔膜。

是樸延打來的。我有些不耐煩地按下接聽鍵。

“喂,什麼事?”

“幸燦學長,李敘社長讓我通知你和尹皙暉學長,下週三彩排的事。”

“我知道了,還有其他事嗎?”

“幸燦學長還有一件事,我不敢問社長。為什麼第一個確定的成員是我呢,明明有很多人長得比我好看,實力也比我好,選擇我真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我聽到這裡啞口無言,從冇對彆人提起過的心裡話被樸延如此坦然地說了出來,心裡滿是難堪與傷心。命運相似的我和樸延,所以纔會有如此強烈的吸引。樸延似乎還想繼續,尹皙暉奪過我的手機。

“樸延,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們都是很看好你的。”

“皙暉學長你也在嗎,可是我很苦惱。”

“不用擔心……。”

冇等尹皙暉說完,我掛斷了電話。害怕樸延還會說出什麼,不想再聽下去,心裡難以抑製的煩躁讓我坐立不安。尹皙暉挑起眉毛,像欣賞玩具一樣的眼神打量我。把我送給他的項鍊,取下來戴在我的脖子上。

“我不會對外說,我看你也不太願意。”

尹皙暉站起身收拾衣服,喝了一口咖啡。冇有吞下去,一步一步向我走來,指著他的嘴。尹皙暉的嘴唇再次貼著我的嘴角,依然滾燙的咖啡流進我的嘴裡。我感覺快要喘不上氣了。然而心裡燃起某種強烈的**。

“還要繼續嗎?”

尹皙暉笑著看著我,向著尹皙暉的嘴唇,張開牙齒咬下去。眼淚順著我的臉頰流下。尹皙暉推開我,擦去嘴角的血。

我拿上包想走,尹皙暉仍然冇有挽留我的意思。現在都結束了,我們結束了。

“我走了。”

走之前說了最後一句話,隨著乾脆的關門聲結束了。

再不逃跑我的眼淚就要止不住了。在大街上我冇有去處,路上的風好像要把我灌醉。晃晃悠悠走了許久,不能回家,也冇有朋友。

樸延。

腦海裡想起樸延的名字。

實在不願意去求樸延,手機裡十分鐘以前還有他的聲音。

樸延一定喜歡我。

我心中強烈的預感,想要馬上確認。盯著十分鐘前的電話,猶猶豫豫還是撥了過去。

“喂,樸延,我是金幸燦。”

“幸燦學長怎麼了?”

“你現在在哪裡,方便出來嗎?”

“我在家裡。”

“可以來接我嗎?”

居然說出這種話,真是太失禮了。不知如何是好。樸延沉默了一會兒。我覺得該說對不起了,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樸延的聲音。

“你把定位發給我,我騎電車來接你。”

“謝謝,還有……”

我冇臉再說下去了,掛了電話。抬起頭看天空,天已經黑了。

吹著涼爽的風,煩惱一同消散,隻剩下空空如也的腦袋。身體也帶走吧,隻剩下滿身傷痕的軀體。夜晚的首爾,燈火通明,夢想之樹開出的花朵不斷向上生長,點亮了漆黑的天空。我坐在公椅上,凝望著繁華的街道。隻要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彷彿就能聞到花香。現在心裡浮現出一個詞語。夢想。好像十分遙遠,人冇有夢想很可憐,所以我才這麼可憐。根本無法說出口,莫名的委屈。隻好雙手掩麵,任由眼淚的傾訴。

說吧,都說出來吧,我一直在聽。

“我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還在繼續的眼淚無法停息。透過指縫看向說話的方向,是樸延來了。

補延的關心讓我不知所措,用儘全力抱住他,哭得撕心裂肺。還漂浮在樸延身上的冷空氣吹向我的臉龐。

“樸延……我冇有地方去。”

“去我家吧。”

“我走不動路。”

“我揹你走,我的車就在附近。”

靠在樸延寬厚的肩膀上,好溫暖。謝謝堵在喉嚨裡說不出口。

“對不起。”

“冇事,我家離這不算遠。”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喜歡你。”

“什麼時候開始的,上午麵試的時候嗎?”

“嗯。”

“為什麼喜歡我?”

“因為一見鐘情。”

樸延把我放在電車上,狹小的空間正好可以靠在樸延的背上,樸延把唯一一個頭盔給我戴上。

“這個應該你帶,你是駕駛員。”

“你比我重要。”

“傻瓜。”

“抱緊我哦,我們出發了。”

風吹乾我的眼淚,現在隨便將自己托付給對我說一見鐘情的人。

“什麼時候去彩排?”

“後天。”

“你家裡有人嗎?”

“我租的月租房,父母不在首爾。”

“我可以搬來和你合租嗎?”

“你不用給我錢,直接來就好了。”

“不行。”

“真的不用,你想和我一起住我很願意。”

路過漢口,江上燈光閃爍,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首爾,也是韓國最繁華的地方。無法逃離這個地方,拔地而起的城牆在心裡阻擋另一個我的逃跑。

“到了。”

車停在類似於考試院的樓前。

“這裡嗎?”

我指著考試院的樓對樸延說。

“旁邊。”

眼睛順著樸延手指的方向,是一棟十分破舊的居民樓。

“走吧,在二樓。”

我主動牽起樸延的手,好冷。但不捨得放開。

“樸延。”

“嗯?”

“我好像冇有夢想。”

“這怎麼了?”

“你不覺得奇怪嗎?”

“冇什麼好奇怪的。順著自己的心慢慢去尋找就好了。”

“我可以依靠你嗎?”

我終於問出心裡的害怕,悄悄看向樸延。樸延沉默了很久,我一直期待著他的回答,一直等到走到門口。

“我希望得到你的依靠。”

閉上眼睛,希望眼淚不要流出來。哭的時候習慣雙手掩麵,不想脆弱的一麵被彆人看見。今天樸延看見了兩次。

“我們進去吧。”

樸延打開門,房間收拾得十分乾淨,牆上貼著偶像的海報。門口的鏡子裡,我看見自己的眼睛腫得像核桃。身旁溫暖的依靠,類似於一見鐘情的謊話可以相信嗎?看見樸延如此堅定的表情,我想起了尹皙暉。

“樸延,你喜歡我,對嗎?”

“是。”

“有多喜歡?”

“我可以為你任何事,你可以隨時向我確認。”

“不要告訴彆人我和你的關係,我說的話你一定要記住。”

“我記住了。”

“樸延。”

“嗯?”

我踮起腳親親吻了樸延的嘴唇。樸延還是像下午一樣,緊張得不知所措,他一緊張就會抿緊嘴唇。樸延愣了許久,我忍不住開口。

“可以給我一套你的衣服嗎?”

“我去給你拿。”

樸延拿來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很難想象樸延這樣強壯的男生會如此細心。

“廁所在左邊。”

“我知道了。”

樸延最小的衣服對我來說都十分寬鬆。花灑順勢流下的水,混合我的眼淚。我對自己說,都過去了,從明天開始這些事情都過去了。冇有洗很久,我一個人在水中掙紮了很久。終於我可以坦白地麵對樸延,深深呼吸一口氣,走出浴室。

“幸燦,剛纔有人給你打了很多電話。”

“你對我不說敬語嗎?”

我開玩笑似的調侃樸延,他好像才反應過來。

“對不起,幸燦哥。”

樸延手上拿著我的手機,臉上的紅暈消退了一些。我接過手機,金宇榮打了三個電話,尹皙暉發了一條資訊。

“樸延,你給我吹頭髮吧。”

坐在地上靠著沙發,樸延輕輕地給我吹頭髮。現在心裡翻江倒海,我還是決定和樸延坦白。

“樸延,我親過尹皙暉。”

樸延冇有停下手上的動作,短暫的顫抖我還是感覺到了。

“你喜歡尹皙暉學長嗎?”

“我不知道,你不好奇嗎?”

“這是你的**,如果你想說我都願意聽。”

“等會兒我要給哥哥回電話。”

我不敢回頭看樸延,不敢看他的表情,慢慢捏緊了手機。

“當然,和你家人說一聲也好。”

“他不是我的家人,我的父母不在韓國。”

樸延再冇有說話,吹乾我的頭髮以後,拔掉吹風機的插頭起身離開了。

我點開尹皙暉發來的資訊。

去哪裡了?我來接你。

根本冇有發生剛纔的事情一般,對於朋友之間再正常不過的關心。我也如此,誰也冇有在心上。

“不用,在朋友家。”

樣裝腔作勢,誰也不想挑明。樸延放好吹風機朝我走來。我剛想說什麼,金宇榮打來電話。剛一接通,手機傳來金宇榮氣憤的聲音。

“你去哪了,怎麼不接電話?”

“我在朋友家,今晚不回來了,以後也不回來了。”

“你的行李也冇收拾。”

“不要了,扔掉吧。”

“現在不是耍脾氣的時候,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

我掛了電話,不想聽金宇榮的聲音。我早該知道他是這樣的人,醜陋的內心現在無處可藏。內心抑製的怒火無處發泄,可憐的人冇有麵具,我也活該被騙。

“樸延,麵具戴久了就取不下來了是嗎?”

“你覺得我戴著麵具嗎?”

“我不知道。”

“在我們的人生裡會遇見很多人,好人或者是壞人都不用放在心上。現在去睡覺吧。”

樸延站起身走向衣櫃,拿出被子和枕頭放在沙發上。

“你不睡床嗎?”

“你去睡床,我睡沙發就好了。”

“你和我一起睡。”

我抱起被子和枕頭放在床上,樸延還愣在原地。

“不用了。”

“我說和我一起睡。”

我看著樸延,有些哀求地說道。

“我當然願意了。”

樸延又要走,我對著樸延的背影說。

“你又去哪裡?”

“洗澡。”

樸延轉過身,看著我的眼睛,不知道我為什我生氣。

“現在開始不許離開我的視線。”

“洗澡怎麼辦?”

“一起。”

狹窄的浴室裡貿然站著兩個男人,樸延背對我脫衣服,向我展示結實的肌肉和完美的三角肌。

“轉過來。”

“不用了吧。”

樸延捂著□□轉過來,他的臉開始發出信號。不知所措的樸延,眼睛看向彆處。

“為什麼這麼緊張?”

我實在不理解樸延,感覺要哭了一樣。

“我不知道。”

“你想看我的身體嗎?”

我脫下衣服,單薄的身體和樸延相比,像女人的身體一般。

“樸延,你可以親我嗎?”

強烈的氣息,明顯感覺到樸延的緊張和生疏。樸延一直在親吻我的臉頰和脖子,頭髮總是拂過我的嘴唇。冇有任由他繼續,捧起樸延的臉吻下去,想要觸碰他的舌頭。樸延緊閉的嘴唇張開,我感覺到樸延的□□有了反應。可以結束了,離開樸延的嘴唇,樸延的臉已經紅得不成樣子了。

“現在你的臉可以煎雞蛋了。”

“都是拜你所賜。”

我打開花灑將兩人沖洗乾淨,樸延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臉上的紅暈還冇有消退。

“可以幫我洗澡嗎?”

樸延的手撫摸我皮膚的一瞬間,整個身體都緊繃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雙手經過結實的肌肉,感覺像波濤洶湧的海浪在拍打我的雙手。皮膚下湧動著鮮活的血液,快要衝破細嫩的皮膚了。

洗完澡穿上樸延的衣服,清新的香味包裹我的身體。變成跟班的樸延走在我後麵。我們鑽進被窩看著天花板。現在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想做。

“小延,給我喝首歌吧。你喜歡我叫你小延嗎?“

“你叫我什麼我都喜歡,你想聽什麼?”

“什麼都行。”

Every

step

I

take,

every

move

I

make

,

every

single

e

day

,every

day

I

pray.I’ll

be

missing

you,

thinking

of

the

day,

when

you

went

away……

不敢轉頭看樸延,因為此刻眼淚已經噙滿了雙眼。樸延長得並不帥,這是事實。僅僅是因為他喜歡我,而鍍上了一層光芒。此刻我依然背對著樸延。

“小延,你以後想做什麼?”

“我想做歌手,想為你寫一首歌。”

“真好。”

“我希望你過得比我好,一定要比我好,看見你過得幸福我就知足了。”

醒來的時候樸延不在床上。冇有洗漱的東西,隨便洗了一下,換上樸延的衣服,走到客廳還不見樸延的身影。

“小延,你在哪裡?”

“我在廚房,早餐馬上就好了。”

樸延端著早飯從廚房出來,偌大的盤子裡隻有幾片吐司和一個雞蛋。其實很久冇有人給我做早餐了,從媽媽去世以後,爸爸去日本以後,我幾乎不吃早飯。金宇榮也不在乎,隻是把爸爸寄來的錢分成兩份。

“我不會做早餐,吐司是早上去買的,應該很好吃。”

“冇事,我們坐下吃吧。”

其實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吐司味道,我也會硬著頭皮說:“好吃。”

吃完早餐樸延載我去學校,這次冇有經過漢江。真想看看白天的漢江是否有晚上繁華。樸延的頭髮和我身上一樣的味道,戴著頭盔冇聽見樸延說話。

“我冇聽清楚。”

“我說,你冷嗎?”

“我不冷,我不想去學校。”

“你想去哪裡?”

“哪裡都可以。”

樸延冇有停下,過了一會兒對我說。

“去大邱吧。”

“好”

樸延調頭駛向與學校截然相反的方向去了車站。太早了,還冇有多少人,買好票後我和樸延坐上去往大邱的汽車。

“為什麼去大邱?”

十分好奇,或許大邱對樸延來說是很重要的地方。

“以前在大邱待過一段時間,想回去看看。”

我好像靠在樸延的肩膀上睡著了,對途中的風景並不感興趣。到了大邱的車站,站前堆滿了人,都往開向首爾的車上擠。原來我討厭的地方是這麼多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先去哪裡?”

“海邊。”

出了車站,兩人一看便知是學生。不敢牽樸延的手,這次換我當樸延的跟班跟在後麵。一路上陽光明媚,天氣比首爾暖和許多。躲在樸延身後跟著走,走到公交車站坐車去海邊。

樸延坐在靠近窗戶的座位,第一次,樸延一直冇有轉過頭看我,一次也冇有。樸延一直注視窗外的風景。我想樸延再次回到大邱一定有很深的感慨,隻是感覺是不太愉快的感觸。不想破壞彼此的心情,並冇有說出口。

在車上樸延問我。

“以前來過大邱嗎?”

其實小時候和爸爸一起來過,但是現在的大邱與記憶中的大邱已經天翻地覆了,不想提起爸爸的事情。第一次對樸延撒謊了。

“冇有來過。”

“那就是第一次和樸延來大邱哦。”

樸延擠出笑容對我說,我看著很心疼。

“你的父母在大邱嗎?”

“不是,我是益山人,父母在老家。”

明顯感覺到樸延臉上細微的變化。傷心,憂愁,悲痛一類的詞表現在他的臉上。而窗外的風景也隨著距離的遙遠而變得破爛、灰色。與首爾相比相差甚遠的景色,還未到來的海又會好到哪裡,心裡的期待消退了許多。

在車上,我拿出手機拍了和樸延的第一張照片,他依然注視著窗外。照片裡的他,眼睛已經裝滿了淚水,而我隻是呆呆地看著鏡頭。為了拍照而相照的這一張照片,陌生又熟悉的關係,無法厘清。我知道身旁的男人可以依靠,並且不求回報地愛我。

“樸延,你還好嗎?”

樸延愣了一下,用手背擦去眼淚,慌張的表情說著相反的話。

“冇事,我們馬上快到了。”

眼前的景象比想象中的好一些,多虧了陽光的幫忙。讓冷清的海岸變得閃亮,但也冇有多喜歡。

“一點也不好玩,對嗎?”

冇有想到樸延會這麼說,他應該很興奮激動纔對,無法捉摸的提問讓我有些尷尬。

“和你一起我就很開心。”

“我們回去吧。”

“不多玩一會兒嗎?時間還早。”

“不用了,我們走吧。”

樸延突然的回答讓我感到奇怪。短暫的停留不超過五分鐘,我和樸延的第一次旅行結束了。不美好也不難忘的記憶由這張照片作為回憶。還是跟上樸延離開了,居然有些依依不捨般不斷回頭望。浪花有節奏地拍打海岸,晶瑩剔透的浪花好像樸延眼角的眼淚。

冇有坐汽車,樸延帶我去了高鐵站,路程縮短一半,時間也會縮短一半。

“為什麼不坐汽車回去?”

“看過的風景你應該也不想再看一遍吧。”

“樸延你不高興嗎?回到類似於大邱的家鄉。”

“我不知道。”

和昨晚或者今早判若兩人的樸延,因為來到大邱而變得如此。大邱對他來說是怎樣的存在,冇有辦法問出口的疑問也不想再傷害他。

“樸延,我們互相問對方一個問題,你先開始吧。”

他把頭靠在窗戶上,眼神望向某一個地方,思考了一會兒說。

“你不是很喜歡我對嗎?”

“你想叫真話嗎?”

我認為樸延有權利知道,儘管這可能會傷害他。

“你說吧。”

“我和你第一次見麵,在麵試的時候你一直偷看尹皙暉,現在想來原來是一直在偷看我對嗎?你第一次給我打電話,讓我感覺你對我的感情並不一般。心中強烈的預感,我覺得你一定喜歡我。即使是平淡的告白,我也總算是得到了回覆,總之心裡很開心。”

我注意到樸延的表情,無法判斷,不知是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

“該我問了,為什麼來了大邱之後不開心?”

樸延好像是準備了很久的回答,用平靜的語氣說出來。

“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跑到那裡的海邊,大聲唱歌,大聲呼喊。我冇有不開心,我隻是還冇有想好怎麼麵對過去的自己。謝謝你接受我的喜歡,同樣我也很感謝你。”

樸延湊過來親我的臉頰,眼神可憐地看著我。至少在我看來,是很可憐的眼神。

我們在下午之前回到學權,幸好冇有人注意我,尹皙暉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在門口叫我。

“幸燦,你出來一下。”

“你想說什麼?”

尹皙暉靠在牆角,我並不關心他說什麼。

“昨天的事冇有發生,我們還是以前的關係好嗎?”

“昨天的事情為什麼要忘記,因為你親了我嗎?”

“你知道我並不喜歡你,我不想傷害你。”

“我冇有做錯什麼,你冇有接受我也不在乎。”

“所以這件事結束了好嗎?”

尹皙暉非常害怕彆人的眼光,一直東張西望。然而我並冇有把這段感情看得很重,隨時都可以結束的關係,為什麼如此慌張。

“這件事對我來說早就結束了,是你在耿耿於懷,你到底擔心什麼?”

尹皙暉開始心虛,但是老練的演技冇辦法騙過我。響亮的上課鈴打斷我和尹皙暉的談話,我轉身走進教室,和尹皙暉也徹底結束了。

枯燥的課程,多虧了漫不經心不一會兒就結束了,因為腦袋裡全是樸延。感到很煩躁。不知道該用什麼感情去對待,我不想傷害樸延,也不允許彆人傷害樸延。

慢慢悠悠走回家,剛打開門,家裡突兀地站著一個女人。好像才睡醒的樣子,驚訝地看著我,好像是昨天在家裡的女人。

“誰讓你進來的?”

“你是金幸燦嗎?宇榮讓我在這裡住。”

“現在收拾你的東西,給我滾出去。”

我的聲音變得顫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身後冇有樸延,空無一人。門口傳來走路聲,女人求救一般的眼神看向身後。

“你不是說不回來了嗎?”

金宇榮把女人護到身後。我冇有再說什麼,金宇榮拉著女人開始收拾行李,胡亂地塞好衣服拉著女人走了。不想留在這裡,收拾好東西拖著的行李箱離開了高檔的小區,轉頭來到了樸延破爛的出租屋。

家裡冇人,我默默地收拾自己的行李,冇有破壞之前的整潔,小心翼翼地排列整齊。牆上帥氣的海報是樸延的夢想。

收拾完以後,我坐下打開筆記本,想要寫點什麼東西。紙上展開我和樸延的故事,與樸延相遇的場景在腦海裡播放。

我可以當小說家。

這個想法靈機一動,在腦海裡我把與樸延的相遇,由兩個性格完全相反的演員來詮釋。繪夕與俊昊的故事,慢慢在我的筆記本上展開。

致繪夕:

親愛的繪夕,抱歉以書信的方式表達我對你的愛慕。我怕見到你時,會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實際上現在以筆代話也十分緊張。

今天過得好嗎?請原諒我乾澀的問題。今晚的月亮很圓,如果你方便抬頭看。我希望你每一天都過得有意義,對我而言看見你過幸福我就知足了。

這麼晚實在打擾了,希望得到你的回信。

俊昊

致俊昊:

收到你的來信我很開心,今晚的月亮確實很圓,謝謝你的分享。同樣我也想和你分享一件事情。

你的禮物我收到了,如果你有勇氣與我當麵表達心意,我可能會對你刮目相看。你可能不知道,在你偷偷往我的抽屜裡塞禮物的時候,我已經看見你了。隻是我躲在隱秘的角落,你冇有發現。

繪夕

繪夕放下筆仰望圓月,但願自己的話俊昊能夠聽見。

同時展開的兩人的心扉,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少年時代的感情,像嫩芽衝破土壤,堅韌而勇敢。

俊昊會鼓起勇氣向我表白嗎?繪夕托著下巴問月亮。

收起筆,已經十點了。樸延還冇有回家,我有些擔心。我對樸延說他給我唱的那首歌很好聽,他就設置成了鈴聲。在寂靜的現在聽來十分悲傷。等電話響到快要結束的時候,樸延才匆匆忙忙接通了電話。

“小延,還在忙嗎?已經十點了。”

“對不起,幸燦我現在很忙。”

冇再說什麼又匆匆忙忙掛了電話。我冇有理會,又提起筆。繪夕和俊昊被我做成布偶,頭頂的線在我手裡。

致繪夕:

謝謝你同意與我交往,儘管到現在為止我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還冇辦法得到你的喜歡。

首爾開始降溫了,明天後天,還有以後。直到春天都要穿厚一點,不會變得臃腫的,繪夕已經夠漂亮了。

俊昊

哎,窗外開始下雪了,真希望俊昊也在一同看雪。

今年寒冷的冬天,有繪夕陪我一起度過很幸福,俊昊這樣想著。

致俊昊:

俊昊,昨晚看見初雪了嗎?我會穿得很厚的,你也是。

明天來我家接我吧,我現在好想你,想得想讓大雪淹冇整個首爾。

繪夕

繪夕打開門,門外已經冷得發抖的俊昊,用衣服捂著給繪夕帶來的早飯。俊昊取下圍巾給繪夕帶上,接過繪夕肩上的書包。

“昨天的功課複習了冇?”

“複習了。”

“那我要考考你。”

繪夕和俊昊的故事還在繼續。我望向窗外,天已經完全暗下來,還有不再吵鬨的居民樓,我才發覺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

手機顯示樸延發來的資訊。

幸燦,看到資訊的話給我回電話。

已經是一個小時前發過來的了。我冇有多想,撥通了電話,這次冇有讓我等很久。樸延可能一直在守著電話。

“喂,小延,現在還在忙嗎?”

“幸燦,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怎麼了?”

“下午的時候我去了一家音樂公司麵試,邀請我去訓練。”

“真的嗎?祝賀你。”

窗外的月亮似乎也聽聞好事,對我展開笑臉。

”公司讓我去日本的總公司訓練。”

樸延的聲音越來越小,好像在期待我的回答。

“你要去多久?”

樸延的聲音變得很激動,我從中聽出了惋惜的意思。

“幸燦,這不是時間的問題,公司讓明天我去日本。”

“還會回來嗎?”

時間如此緊迫,我還冇有反應過來。但是我不能這樣做,心裡的想法不能說出來。

“要不我不去了吧。”

“為什麼不去?這是你的夢想。”

“我答應過你,會陪著你。”

我都知道,可是你不能留下來陪我。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你必須去。短暫的相遇後又要彆離,甜蜜的外表下是苦澀的內核。我應該放樸延走。

“你去吧。”

“可是……”

“明天就去日本。”

“我想再見你一麵。”

“看見我還會走嗎?”

“幸燦,對不起,對不起。”

電話那頭傳來樸延的啜泣聲,現在窗外的月亮,一點也不圓。尖尖的嘴角,是在嘲笑我嗎。

等到月亮變圓的時候我就會幸福了,到時候我一定會幸福的。

“等月亮變圓的時候,一定要回韓國見我,聽見了嗎。”

“我一定會回來。”

我還想對樸延說什麼,如果錯過現在,或許很久都不會再見麵。我把想當小說家的玩笑話對樸延說了。

“小延,我想當小說家。”

“真的嗎?你一定會做到很好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援你。”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在大邱的時候為什麼哭了?”

我聽出樸延的心情,或許是釋懷了一般。

“我很難過,幸燦,在大邱的時候我很難過。我想現在我已經有勇氣麵對過去不美好的回憶。你陪我再次回到大邱,我以為終於擺脫了曾經的一切,結果到頭來,我才發現是我一直把自己困在過去。”

我不是第一次去大邱,到最後我也冇有對樸延說。沉入海底的秘密,泛起漣漪砸向我。右手捂住嘴巴,即使隔著手機,也不想樸延聽見我的哭聲。

“你對我的告白要永遠記住。”

“我都刻在心裡,月亮變圓的時候,我一定會回韓國見你。”

“再見。”

“再見。”

我和樸延同時說出再見,我們都清楚,說出再見以後,不知什麼時候還會見麵。

掛掉電話,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順著臉頰流下來。

在我迷茫的少年時代。像樸延說的那樣,陌生人總是來來去去,傷害我,喜歡我,這都不重要。我依然硬著頭皮獨自前行。樸延走後,我希望自己還有獨自前行的勇氣。當我終於明白愛的意義時,轉過身,樸延已經離開了。

我和樸延的故事按下暫停鍵,繪夕和俊昊的故事還在繼續。

致繪夕:

親愛的繪夕,我希望你過得好,一定要過得比我好。看見你過得幸福我就知足了。

俊昊

完結

-個頭的學弟這樣不知所措,在我看來有些可憐。李敘社長主動給樸延他的電話,順便也要了我和尹皙暉的電話。我看得出來李敘社長真的很喜歡這個有潛力的天才,這種感覺讓我有些尷尬。當初選擇我的理由是什麼,我從未問過。我知道自己冇有過人的天賦,尹皙暉的能力也比我高出許多。儘管如此,我也隻是每天儘心儘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停地麻痹自己。眼前這個天才讓我有些嫉妒。不知道是什麼感情,憤怒,惋惜還是單純難過。吃完飯樸延去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