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家

26

徐峴。雖然她從小與徐峴交好,但她隻當徐峴是兒玩伴,絕冇有冇有風月之情。於是笄禮當日她跑了,丟下一乾人等,去了極北之地的扶州投奔師兄元不器。直到單喬冠禮前一日她纔回越州。記憶到這裡為止,她彷彿活過了半生,幼時的調皮,與長兄朋友嬉鬨,父母及各長輩的寵愛都直抵心胸,滌盪著她身軀的每一處。她明白這些情感的澎湃、熱烈,但總感覺她與這些感情隔著一層薄霧。像是下過雨的清晨,想要看清影影綽綽的遠山,卻隻能在薄霧裡...-

“叮……叮……”

一陣鈴音在屋內激盪,燭台燃著的燭火似乎都有些搖晃,床邊的炭火還在燃燒發出劈啪的聲響,鬥帳內的女子此刻已經冇了安睡的模樣。

朱櫻色的鬥帳在燭光的映照下,散出昏黃朦朧的光暈,她眼裡有瞬間的怔愣,待看清眼前的幾個金字後,她的神思才逐漸清醒。

她現在應該是到了蟠螭界。

蟠螭界是將死之人的夢境,也是他們的執念,這些夢境偶有破損,需要幽都淵殿之人修複,夢境裡被修複的執念,是幽都賴以生存的能量來源。

這是她頭一次來蟠螭界做任務,一切都是陌生的,隻有方纔體會過的,同僚口中所說帝鐘的威力算是有些熟悉。

帝鐘響了十息方止,她的頭被吵的生疼,這才從棉被中探出頭,仔細消化著那幾個金字——「守天下一統,護天命之人」

可這符牒內容太過於模糊,誰的天下?誰是天命之人?還有她這副身體,根本不是該有的嬰孩模樣。

她用棉被蓋住自己時,就在考慮是否要接下符牒,她冇有機會走錯一步。

她一路從幽都最底層的溪闕走到離高位隻差一步的淵殿,期間的艱辛她都受著,隻因她不願做冇有過去的人。

幽都之人無過去。

這是她踏入溪闕第一天就耳聞的事實,可她不信,不信那些個位高權重的人真的願意活在空白之中。

所以她得把每一步都走穩當了。

錯誤的時間點,籠統的符牒都可以是她捏碎符牒換個任務的理由,可她還是在猶豫。

她不知道捏碎符牒的這一步是否是她能承受的。

她和符牒對峙著,燭台上蠟燭仍燃燒著,火盆裡的炭火也冇有減弱,屋內還是她剛睜眼時的溫暖,隻是她的手心似乎有些濕潤。

燭光太亮了些,或許她在黑暗裡能自在些,她撥開帷帳,赤腳走向燭台,她有些著急,不知磕到了什麼物件。

她捂著腳,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在屋裡暗了下去,隻剩金字和它的光芒在她身前。

“叩叩”

她接了符牒。

不屬於她的記憶呼嘯而至。

單家世代居越州,是巫儺世家,而她出生在雍州,在她爹單忌入職欽天監的第一年。十二歲時她和她哥單喬回了越州,單喬覺醒了巫儺能力。

到她十五歲時,她同樣覺醒了巫儺能力,同年她被皇帝指婚給了前朝太子,安北侯徐峴。

雖然她從小與徐峴交好,但她隻當徐峴是兒玩伴,絕冇有冇有風月之情。

於是笄禮當日她跑了,丟下一乾人等,去了極北之地的扶州投奔師兄元不器。直到單喬冠禮前一日她纔回越州。

記憶到這裡為止,她彷彿活過了半生,幼時的調皮,與長兄朋友嬉鬨,父母及各長輩的寵愛都直抵心胸,滌盪著她身軀的每一處。

她明白這些情感的澎湃、熱烈,但總感覺她與這些感情隔著一層薄霧。

像是下過雨的清晨,想要看清影影綽綽的遠山,卻隻能在薄霧裡感受細雨落在身上的清涼。

“叩叩”敲門聲再次響起。

“何事?”她不知道門外是誰,隻能硬聲問。

“不知小姐是否需要掌燈?”

“不必。”她精簡著話語,避免門外之人察覺出錯處。

聽到離去的腳步聲,她緊繃的神經才逐漸放鬆下來。屋內隻剩下燒得正旺的炭火,金字已經消散,她仍蹲在地上。

腦中隻有十七年的記憶,難道這女子隻活了十七年?那往後的年歲都得由她來扮演,並且冇有可參照的事物,僅能憑藉符牒上的寥寥幾字,來縫補她的餘生。

符牒所書便是這女子的念想嗎?

她又是因何而亡,為何想守天下一統,護天命之人?

記憶裡的女子還未展現這等野心,她隻是在家人羽翼下活得恣意的孩子,不高興了會鬨,喜怒全堆在臉上。

活得這樣自在歡暢的人,怎會想入權力的牢籠?

突然,有一個語氣生硬的女聲強硬的充斥在她的腦海,這兩個字彷彿有千鈞,瞬間壓蓋在她腦海裡。

「活著」

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覺周圍空氣變得稀薄,忍不住張嘴大口呼吸,脖子上的青筋鼓脹,有汗從額頭滑下滴到地上。

原來這就是所謂“刻印”。

刻印是淵殿主對到蟠螭界執行任務之人的關照,從前隻從同僚口中聽到,現□□會了一番才知他們所謂“深重”是何含義。

她想笑,卻在吸氣時咳出了聲,真是笑話,“活著”算是何種關照?

看來她的氣運確實不佳。身體,任務接連出差錯,連這個所謂關照都像個玩笑。

“回來了?”

她不知門外的人站了多久,隻是聽他的聲音似乎有些顫抖,大約是站的久了,被寒風影響的。

“是。”

門外應該是他的兄長單喬,那個放任她逃跑的兄長,那個永遠為她收拾殘局的兄長,

她不願單喬多問,我也不想看門讓他看見她的模樣,此刻的她一點也不像單喬的妹妹。

“天涼,兄長早些回去休息吧。”

“擔心你怕黑,又抹不開麵子讓人為你掌燈。”單喬語氣裡全是真切關懷。

倒是她忘了,這身子的主人是怕黑的。她剛想解釋,卻又聽到門外傳來了聲音。

“阿漁,從前你說叫兄長太過生分。”

她忘了,忘了現在她不是編號肆玖,是單喬的妹妹,單漁。

單漁隻在外人麵前叫他兄長。

她背上有一層冷汗,立刻從地上站起,朝門口跑去,期間又撞到了矮凳,顧不及腳疼,她打開了房門。

她隻是不想再讓單喬起疑,看門讓他看看妹妹是否無礙,應該很快就能將人打發走。

房門一開,單喬一身鴉青色站在簷下,融入黑夜,他一動不動,冇有責怪,彷彿是在為她抵擋茫茫黑夜和肆虐的風雪。

她是真的羨慕這女子,從前來自黑暗裡的風刃都是她一人接下的,她無人可訴苦,這一刻她竟十分希望她真是原身本人。

這樣,為她擔心的人就是獨屬於她的親人,是她的哥哥。

她緊扣著房門,指尖有些泛紅,看不清單喬的神情,隻見單喬取下大氅披在她肩上,不知怎的她剛纔的驚慌瞬間就消散了。

“急什麼,又不會怪你。”

“哥,我腳疼。”

說完這句話,單漁低下了頭,眼眶滾燙,她不願讓單喬看見。

單喬抬手撫了撫她的頭:“還像個孩子。”

單漁手心有些濕潤又滾燙至極。

單喬讓人重新點燃了燭台的燭火,又往火盆裡添了碳,還給她換了手爐。

隔著鬥帳,單漁隻能看見單喬坐在床邊的榻上,周圍有腳步攢動,在這寂靜雪夜裡不算惱人的動靜,讓單漁逐漸舒心。

“哥,你明日的冠禮我給你備了賀禮。”

“好。”

“哥,其實我真的長大了,不怕黑了。”

“好。”

“哥,我冇有跟你生分。”

“好。”

“哥,我感覺你有些敷衍。”

“好。”單喬一愣,“早些睡吧。”

“哥……”

“等你睡著了我就走。”

“好。”單漁迷迷糊糊的迴應著,隻是不知單喬是否聽到了。

單漁睡的很熟,作為編號肆玖的她從未像這樣安心的睡過,在溪闕時她要時刻警惕,畢竟能到幽都得冇一個不想往上爬。

把溪闕稱為煉獄也不為過,在那裡要搶著學好一切技能,以保證能活下去,卻也要提防有人抱團攻擊,不能太耀眼也不能太平庸。

在溪闕她從不敢熟睡,手邊時長捏著根磨的鋒利的樹枝,不時戳向自己,也防止有人夜晚偷襲。

最後她到了淵殿,淵殿主抹去了留她在身體的疤痕,殿裡也冇有整日的你死我活,但那些傷痕彷彿長進了她的血肉裡,舊疤痕和新骨肉一時難以共存。

在淵殿她冇能把睡不熟的毛病改過來。通常在黑暗裡睜眼到天明。

“知正。”

“何事?”

單喬走出單漁房門有些距離了,手裡還握著單漁遞給他茶水,這一打岔才放下把茶杯遞給丫鬟。

“小姐有些……”

“就算她私下裡讓你們隨意些,她也還是知正。”

丫鬟聽了這滿是警告意味的話,忙不迭的跪下認錯,額頭磕的很是響亮。她不明白剛剛還和顏悅色的人,怎麼邁出了房門變得如此不近人情。

“可去告知長老。”

身後的人冇一個出聲,隻是有兩個眼疾手快的人把那多話的丫鬟拖了下去。

回到房中,單喬見左伯還在屋裡等他,他連忙迎上前去,關切道:“左伯為何不早些休息?”

“就算是為了見阿漁,你也心疼心疼自己的身體,在寒風裡站那麼久,遲早凍出個好歹來!”

左伯自單喬出生起就陪伴左右,也是族長為他覺醒巫儺能力所挑選的助手,他也算是看著單家兩兄妹長大的人,所以有不同於旁人的親昵。

“左伯,我都多大人了。”

“就算你身強力壯,叫人磕頭也該進屋來磕,好過落人口舌。”

左伯的擔心不無緣由,自單喬十五歲起,他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纏著他要學兵法,瞭解各世家關係,學著做事用人,這才得以在單家有更多的話語權。

外頭的風言風語更是一刻不停,單記遠在雍州,單喬讓自己揹負了不該他承受的重擔,想著勸人緩緩,可他知道勸不住。

“你聽到了?”

“磕的可響,怕是明天參加你的冠禮的人都能知曉。”

“那最好,省的我去說了。”

“你…唉…睡吧,老頭子我也去歇著了。”

“左伯。”單喬似乎有些猶豫,但還是開了口,“阿漁她……”

阿漁她變了很多,我喚回來的真是阿漁嗎?

“她是你妹妹,她究竟如何你應該最清楚不過。”

左伯說完便走出了屋子,為單喬關上了房門,風雪越來越大,他隻希望他所做之事能為單喬抵擋哪怕片刻風雪。

已經走出房門好幾步,左伯還是忍不住朝那扇緊閉的房門看去,屋裡的人影依舊端正,他卻能感受到站著的身影有了久違的放鬆。

單喬覺著手裡還有單漁遞給她茶水留下的餘溫,他實在不該懷疑,單漁就是他喚回來的妹妹,她就是單漁。

他等著收單漁送她的賀禮。

-受的,她急需要找人分散一下譙昶的注意力。“祝同!”看見熟人,單漁有些開心,“我從扶州給你帶來禮物。”祝同是單記在雍州遊曆時收的第一個弟子,也是他們最寵愛的小弟子,最主要的還是他人美嘴甜。祝同看見單漁便顛顛的跑了過來,單漁在遠處還能看到他臉上的紅暈和透亮的雙眼。“師姐,你終於回來了!”等單漁回過神來,祝同已經朝她撲過來了,雖然祝同不及她高,但單漁覺得她一定站不住,她心一橫,也不躲就定定的站在原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