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可惜時間倉促,我們隻弄出來了大致方向。”“接下來的事情,恐怕還要勞煩先生了。”說著,納蘭性德遞給了陳長生一枚玉簡。接過納蘭性德手中的玉簡,陳長生淡淡道:“這個世界即將麵臨的敵人當中,有熟人嗎?”“有!”“是誰?”“扶搖!”“你的哥哥,納蘭扶搖?”“是的。”聽到這個回答,陳長生嘴角上揚笑道。“怪不得自從巫力之後,他就冇有什麼大動作,原來是在等這個機會。”“天玄死了,張百忍死了,十三重傷,三千州幾乎覆...-

第433章

陳長生:收點利息,熟悉的敵人

聽完納蘭性德的話,陳長生沉默了。

隻見陳長生看了一眼內院的方向,淡淡道:“真的不勸一下他們嗎?”

“現在渡雷劫,我也冇有把握。”

“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死?”

聞言,納蘭性德微微笑道:“不勸,因為我懂他們。”

“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候渡雷劫,不是因為他們想要彌補過錯。”

“而是因為他們想要替這天下蒼生再開大道。”

“雖然他們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功,但他們依舊會義無反顧的衝上去。”

麵對納蘭性德的回答,陳長生冇有說話。

見狀,納蘭性德繼續開口道:“彌補根基的方法我和荒天帝已經推演出來了。”

“可惜時間倉促,我們隻弄出來了大致方向。”

“接下來的事情,恐怕還要勞煩先生了。”

說著,納蘭性德遞給了陳長生一枚玉簡。

接過納蘭性德手中的玉簡,陳長生淡淡道:“這個世界即將麵臨的敵人當中,有熟人嗎?”

“有!”

“是誰?”

“扶搖!”

“你的哥哥,納蘭扶搖?”

“是的。”

聽到這個回答,陳長生嘴角上揚笑道。

“怪不得自從巫力之後,他就冇有什麼大動作,原來是在等這個機會。”

“天玄死了,張百忍死了,十三重傷,三千州幾乎覆滅,禁地更是受創嚴重,冇有幾萬年難以恢復。”

“荒天帝這批人又要遠征其他地方,如今這個世界可以說是青黃不接。”

“他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那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如果在其他時代,他就算承載天命,也未必能大展拳腳。”

“好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麵對陳長生的話,納蘭性德沉默了一會,說道。

“先生可有應對之策?”

“冇有!”

“你哥哥等了這麼久,如果被我這麼輕鬆就給解決了,那你也太小看他了。”

“當年的三位爭奪天命的人當中,我最看不透的就是你哥哥。”

“原以為我會和張百忍為敵,而你哥哥則會站在我這一邊,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

“讓現在這群小傢夥對付納蘭扶搖,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

聽完,納蘭性德對陳長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然後消失了。

靜靜的望著一片祥和的山河書院,陳長生久久冇有說話。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原本平靜的九域此時再起波瀾。

大力驢族與天下第一春針鋒相對,人妖兩族的矛盾也從這個時候初步顯現。

與此同時,一個人也悄悄的與妖族開始接觸。

兩個月的時間眨眼即過,消失了許久的葉永仙回來了。

隻不過此時的他,身上帶著一些傷勢,看樣子是經曆了一場大戰。

緊接著,胡土豆也回來了。

但她並冇有帶回來要找的人,而是帶回來了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劍。

望著手中的鐵劍,陳長生什麼話都冇說。

隨後,陳長生輕飄飄的留下了一句話,離開了山河書院。

“我要出去一段時間。”

妖庭。

一個年輕男子正坐在書房處理一些事務。

突然,他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貴客登門,未能遠迎,還請恕罪。”

年輕男子笑著放下了手中的玉簡,然後起身迎接。

原本空蕩蕩的房間,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影。

此人正是離開山河書院的陳長生。

看著小明王熱情的樣子,陳長生淡淡道:“你似乎一點都不懷疑我的身份。”

“送葬人總會出現在讓人意想不到的時間和地點。”

“你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很不合理,但卻又是最合理的。”

聽著小明王的話,陳長生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而小明王則是恭敬的站在陳長生麵前。

“當年的賬,你認不認?”

“先生的恩情,孔雀一族永不敢忘。”

“很好,那現在我先收點利息。”

“如今天下隻有你成功渡過了雷劫,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

聞言,小明王當即將早已準備好的玉簡遞了過去。

檢視了一下玉簡的內容,陳長生皺眉道。

“你就是以這種方法渡過的雷劫?”

“是的。”

“效果如何?”

“身不由己。”

“可惜了,我還以為你真有完美的渡雷劫之法。”

“先生說笑了,雷劫的問題困擾了無數人,我怎麼會想出完美的解決之法。”

看著麵前恭敬的小明王,陳長生仔細打量了一下他,說道。

“按照原本的約定,你們將會是人族最後的助力。”

“可你冇有按照原本的約定進行。”

“但不得不說,你是幸運的,你選擇的路是正確的。”

“若非如此,我恐怕要與孔雀一族清算一下了。”

麵對陳長生的話,小明王微微一笑說道:“先生佈局萬年,其眼界令晚輩汗顏。”

“在下所做的,隻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嗬!”

“你這拍馬屁的功夫還是一流,不過我喜歡聽。”

“既然聽了你的好話,那我也不追究當初你這麼做的動機了。”

“好好完成你的計劃,我會在背後給你推波助瀾的。”

“多謝先生體諒!”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陳長生當即起身離開。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陳長生腳步停頓了一下。

“山河書院的人要渡雷劫了,你不去看看嗎?”

“當年你可是狠狠的坑了山河書院一把,如果冇有那件事,他們或許不會這麼著急。”

聞言,小明王輕聲道:“在下有愧恩師,完成一些事情之後,我自會向恩師請罪。”

“你記得就好!”

“如果冇有山河書院替你承擔壓力,你未必能走到今天。”

話音落,陳長生消失在原地。

看著陳長生消失的方向,小明王長舒一口氣,說道。

“終於可以結束了。”

“小妹,哥哥能做的隻有這麼多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未來將會是你們的時代,我相信你們會比我走的更遠。”

說完,小明王再次回到了書桌前。

-哥則會站在我這一邊,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讓現在這群小傢夥對付納蘭扶搖,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聽完,納蘭性德對陳長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然後消失了。靜靜的望著一片祥和的山河書院,陳長生久久冇有說話。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原本平靜的九域此時再起波瀾。大力驢族與天下第一春針鋒相對,人妖兩族的矛盾也從這個時候初步顯現。與此同時,一個人也悄悄的與妖族開始接觸。兩個月的時間眨眼即過,消失了許久的葉永仙回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