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晏寧元年

26

幻夢,好似回到了太祖皇帝起義兵、誅無道的那時倥傯。那樣恢弘的曆史,她也隻在夢中見過。而她醒著時所見的,隻有一個行將就木,垂垂老矣的故國。三百餘年了,就好像那句話說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她的國,被世族蛀空,被勳貴揮霍,被閹黨褻玩。可是,即便它隻是在苟延殘喘,即便世族們都盼著江山易主,也依然會有人愛它。為了這國祚綿延、為了幼弟能坐穩皇位,她以一國之禮下嫁謝恒。不求籠絡全部簪纓世族,隻求能籠絡住世族...-

當葉離趕到窗邊的時候,王恪已經被攙扶上了馬,正要往太原城的方向突圍。

“攔住他!”葉離大喝,如滾滾神音。

“是!”

砰砰砰......成片的禁軍踩著泥濘撲了過去。

“駕,駕!”

“快走!”王恪急切大喊,高高在上的太原王氏繼承人,在這一刻也慌了神。

大雨滂沱之中,四批馬似乎就要衝破包圍圈,揚長而去。

葉離冇有著急,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一把弓箭,雙臂發力,強硬的拉到了最大的限度。

錚錚錚......

弓都在發顫,彷彿隨時都能折斷。

“給朕下來!”

他大吼,右手一鬆,咻!!刺耳的破空聲彷彿可以刺破人的耳朵,穿破滂沱大雨。

噗......

箭矢射入了王恪馬匹的腿部。

“嘶!”戰馬發出高亢的哀鳴,雙腿一瘸,轟然墜地。

轟隆。

王恪臉色大變,瞬間被甩了出去,當場是摔的一個頭破血流,滿身泥濘,觸碰到他腿傷,那叫一個酸爽。

“啊!!”他發出了這輩子最大的聲音。

“少主!”其他三人嚇的麵目皆怖,迅速翻身下馬。

“啊!”王恪不斷哀嚎,青筋暴露,痛不欲生:“我的腿,我的腿!’

“快,快架起少主走!”他的手下大喊,此時哪裡管的了這麼多,架著人就要逃,可一抬頭密密麻麻的禁軍已經在大雨中組成了人牆,黑壓壓的,壓迫力十足。

“完了!”

幾人如遭雷擊,瞳孔一顫,一股死亡的危機徹底籠罩全身,僵在了原地。

王恪的臉也徹底的難看。

突然,後方響起腳步聲。

“跑,繼續跑啊,怎麼不跑了?”

這時候葉離姍姍來遲,聲音中帶著一絲戲謔和冷意,隻見他拖刀前行,踩在泥濘裡,雨水順著他棱角分明的側臉滑落,充斥了殺伐和英武。

王恪豁然轉身,知道跑不了了,惱羞成怒的怒吼道:“你殺了我,你將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那猙獰的樣子,不可一世。

“還敢囂張!”葉離的眼神一寒,腳步一跨,衝了上去。

“保護少主!”那三人驚恐,但還是撲了出來。

大雨之中,葉離踩著泥水逼近,大刀舞動,砍向三人,六扇門的人本想要上前,卻被蘇心齋攔住了。

她相信這些日子以來葉離武道的長進。

砰砰砰!

大雨之中,刀劍碰撞,火花四濺。

眼看葉離竟然一個人上,站不穩的王恪發出了嘶吼:“快,拿下他做人質!”

“快!”

他瘋狂催促,三個高手聞聲,也是眼神火熱,這似乎是一個逃走的機會。

但下一秒,他們的想法就被葉離無情粉碎,砰砰砰!

三聲炸響,三人的兵器直接被斬斷,頓時,三人震怖,不可置信。

“去死吧!”葉離大吼,眼神攝人,以一個犀利的角度連砍而去,冇有太多的招式,卻是蘇心齋教的最有效的殺人技。

“躲開!!”三人臉色大變,其中一人反應快,躲開了這一刀,可另外兩人可就冇有這麼好運了。

-籠罩全身,僵在了原地。王恪的臉也徹底的難看。突然,後方響起腳步聲。“跑,繼續跑啊,怎麼不跑了?”這時候葉離姍姍來遲,聲音中帶著一絲戲謔和冷意,隻見他拖刀前行,踩在泥濘裡,雨水順著他棱角分明的側臉滑落,充斥了殺伐和英武。王恪豁然轉身,知道跑不了了,惱羞成怒的怒吼道:“你殺了我,你將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那猙獰的樣子,不可一世。“還敢囂張!”葉離的眼神一寒,腳步一跨,衝了上去。“保護少主!”那三人驚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