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仵作到了

26

堅定的眼眸時,那股不悅竟莫名地平淡了下去。她明明隻是個小娘子,眼神竟如此清澈,清澈得能映出他人的影子。他側過身給她讓出了一條道。被撈上來的屍體正躺在他身後的草叢中,用兩塊乾淨的布蓋著。月夕環顧了一會兒,尋了個空地放下手裡的工具箱子,又從裡頭拿出一雙白疊布手套,給自己套上。準備好一切後,她這才走近前去,掀開兩人身上的布。草叢中正躺著一男一女,男子的衣裳早已破敗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膚冇有一塊是好的,臉...-

連續下了半個月大雨,黎陽縣城外密林的小路上總濕漉漉的。今日難得天陰,不遠處的天邊隱約又有一絲烏雲壓頂的跡象,使得霧濛濛的林子壓抑得很。

卯時初刻剛過,阿布點著一盞油燈,揹著一個藥簍子,顫顫巍巍地往河邊走去。

不知為何,他總覺著今日的林子有些不對勁。

四周寂靜地可怕,一陣冷風吹過,霎時間水霧裡的林木也跟著沙沙作響,從燈光裡看過去,彷彿是一個個要向他索命的無頭鬼魅。

他渾身一震,不過幾息,後背便被冷汗濕了一片。

這片林子他經常來,再往前走幾步便是一條蜿蜒隱蔽的小河,因著人跡罕至,河邊空地上長了幾株罕見的藥草,其中便有他今日要尋的那味。

一想到此處,他滿腦子都是後悔。

要不是昨晚失手把藥爐打翻,又聽聞新來的東家手段狠辣,回春堂正好又缺了這味藥,他也不至於這個時辰跑來尋藥。

時值秋日,日子漸冷,又一陣冷風猛地吹過,林子裡的樹葉像是著了什麼魔,又跟著抖動了起來。

一股莫名的涼意從腳底攀爬至脊椎,他停下腳步,緊緊握住手裡那唯一的亮光,屏住呼吸,試圖往前探了探。

直到聽到不遠處隱約傳來的水聲,懸著的心這才漸漸放了下來。

這氛圍實在太詭異了,他真想等天再亮些再來。

正此時,他的腳邊傳來一陣清脆的哢嚓聲,緊接著,一個黑影突然從他頭頂飛了過去。

霎時間,他頭皮一陣發麻,巨大的恐懼蜂擁而至,他下意識地轉身拔腿就跑,誰想轉身時雙腿發軟,一個重心不穩,猛地往後一坐,手裡的油燈也掉到了地上,倏地滅了。

他的心砰砰直跳,腦袋裡彷彿被什麼東西炸了,也跟著咚咚地跳。

河對麵的山島是一座亂葬崗,那黑影不會是……

他越想越慌張,越慌張腿越軟,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還冇站起身。

而此時,天光漸漸明亮,林中的霧也隨之散去了些,他下意識地朝河邊看了一眼。

隻一眼,他整個人又被嚇得僵在了原地。

林木儘頭的河裡,竟是嫣紅一片,看著像是血。

那片血水中還躺著兩個人,一男一女。

其中那男子渾身是血,已然分不清麵目,而那女子麵色蒼白,像是個死人。

不,就是死人!

阿布再也冇忍住,尖叫出了聲。

“咚咚咚……”

黎陽縣七角巷裡,縣衙捕快楚括正在焦急地敲著一扇看起來十分老舊的門。他身後跟著的是他的一個小跟班陸一,也是十分焦急地扶著腰間的捕快刀,一個勁兒地往門內抻脖子。

不一會兒,門內傳來一陣腳步聲,很快,這扇老舊的門被一雙瘦白的手打開一條縫,從裡頭露出半張少女的臉來。

雖然她刻意地斜過身子,儘力將自己另外半張臉藏起來,但楚括眼尖,還是看到了她另外半邊臉上猙獰的疤痕。

但即便如此,少女透亮的雙眼依舊叫人眼前一亮。

為首的楚括朝她友好又溫柔地笑了笑,“月娘,你阿爺呢?”

“又死人了嗎?”

月夕的語氣很是平靜,像是在聽著什麼殺豬殺雞一樣的訊息,再加上她的行為舉止顯露的是遠超尋常少女的沉穩,更顯得她帶著一絲生人勿近的神秘與威壓。

楚括微微蹙起眉,點了點頭。

“哦。”月夕微微頷首,“阿爺剛剛吃了藥睡下,怕是要晚些時候才能去衙門了。”

楚括無奈道,“這回恐怕要勞煩顧老去趟現場了。”

月夕詫異,“從前不是一直去的縣衙?”

楚括為難地搓了搓手,“月娘有所不知,咱們縣新縣令今早剛到,聽聞死了人,行李都還冇來得及放下,便跑去了現場。臨走時縣尊親口吩咐,讓顧老親自過去一趟。”

月夕蹙起眉頭,“阿爺纔剛吃了藥,一時半會兒怕是很難起身。”

“這可如何是好?縣尊還在城外林子裡等著呢!”楚括身後的陸一亦是慌張,“月娘子,要不這樣,我與楚兄備輛馬車,送顧老過去?”

月夕沉下臉來,“不成。”

楚括無奈地看著她,“若非顧老是整個縣裡唯一的仵作,咱們也不至於此時來打擾,還求月娘想想法子。”

月夕扭頭看了一眼庭院,又看了看天色,問:“非要去現場嗎?”

楚括點點頭,“縣尊親口吩咐的。”

月夕想了想,道,“那我替阿爺去吧。”

“這……”

“怎麼?不妥嗎?”月夕眨了眨她那雙清澈又明亮的眼睛,反問道。

楚括略顯憂色,但想起仵作這行當都是家傳的,整個黎陽縣怕是真找不著比月夕更合適的了。

於是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成,陸一,去備車。”

兩刻鐘後,一輛樸素的馬車在城外綿山腳下停了下來。

月夕輕輕掀開車簾,往林子裡望了一眼。

卻見林子裡除了林立著的樹木之外,竟還站立著好些穿著勁裝扶著腰刀的衙役,粗略估算了一下,縣衙裡的所有捕快衙役,除了那兩個看門的,剩下的幾乎全來了。

月夕輕蹙起眉,邊抱著她的工具箱子下馬車邊問:“死的人很多嗎?”

楚括搖頭,“就兩個。”

月夕更奇怪了,才死了兩個人,為何這麼大的陣仗?

已過巳時,天邊的烏雲越來越厚重,楚括邊領著月夕往林子裡走,邊同她講述著情況:“是回春堂的阿布報的案,他今早過來采藥,發現有一男一女死在了河裡,像是……殉情。”

說到殉情二字,楚括不自覺地往月夕的方向瞥了一眼,畢竟是個冇出閣的小娘子,同她說這些會不會有些太過……

誰想月夕毫無波瀾,隻哦了一聲,清澈的雙目看了過來,“這是縣尊大人給的結論嗎?”

“啊?”楚括睖睜了一會兒,連連搖頭,“那倒不是。”

正說著,兩人便已經到了河邊。

河邊的人顯然少了許多,一陣微風拂過,竟飄來一股淡淡的馨香。

月夕抱著工具箱子環顧了一圈,最終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背對著她的白衣男子身上。

那男子雖說一身白衣,身上卻未曾沾過一片泥土,身姿挺拔,目測有六尺二寸[注],比縣衙裡的大部分衙役要高出好多。

不僅如此,他頭骨圓潤,四肢纖長,看著有些瘦弱,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

楚括近前半步,朝一旁站著的白衣男子拱手作揖,“縣尊,仵作到了。”

王玨正在檢視地形,聞言轉過身來,視線正正落在了月夕身上。

眼前的這個少女一身素衣,手裡拎著個小木箱子,約莫十七八歲,身形瘦小,右臉頰上一塊猙獰的疤痕觸目驚心,看樣子像是燒傷的。

他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劍眉也跟著蹙了蹙,問道:“仵作?”

楚括點點頭,“縣尊,她是……”

“回縣尊,小女正是。”

楚括心裡一驚,這位縣尊大人纔剛來,脾氣秉性都還未摸清楚,若月娘此刻將他得罪了,以顧老那護短的脾性,怕是要把他的骨頭給拆了!

思及此,他慌忙扭頭朝月夕狂使眼色。

誰想月夕根本不打算理會,抬頭便直愣愣地問過去:“縣尊,敢問屍體在何處?”

王玨眯了眯眼,眼底閃過一絲不悅,冇想到黎陽縣的一個小小仵作竟如此無禮,也不知背後是什麼倚仗。

可當他的視線觸碰到她那雙堅定的眼眸時,那股不悅竟莫名地平淡了下去。

她明明隻是個小娘子,眼神竟如此清澈,清澈得能映出他人的影子。

他側過身給她讓出了一條道。

被撈上來的屍體正躺在他身後的草叢中,用兩塊乾淨的布蓋著。月夕環顧了一會兒,尋了個空地放下手裡的工具箱子,又從裡頭拿出一雙白疊布手套,給自己套上。

準備好一切後,她這才走近前去,掀開兩人身上的布。

草叢中正躺著一男一女,男子的衣裳早已破敗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膚冇有一塊是好的,臉上、胸口、腰間、腿部都有不同程度的傷口,雖然傷口已經結痂,可看樣子卻是傷得不輕。

而一旁的女子,衣裳雖然冇有破損,卻是衣衫不整,露出了大片胸脯,頭髮也是散亂的,原本固定髮髻的釵環也全都不見了,刺眼的是,她脖頸處那幾道紫到發黑的掐痕。

除此之外,她的身形宛如枯骨,臉色更是慘白如紙。

待看清女子麵貌時,月夕蹙起了眉。

“怎麼?”王玨不知何時走了過來,見她站在原地遲遲不驗,開口問道。

月夕頓了頓,道,“這女子,小女認識。”

一旁的楚括也跟了上來,他看了一眼後,倒吸一口涼氣,“這不是……”

“棲月樓花魁,彩蝶。”

月夕邊說著邊蹲下|身,輕輕掀起彩蝶的衣領細看,直到確認除卻脖頸處那道掐痕之外再無其他瘀傷,這纔將她的衣裳穿戴完整。

隨後她又抬起彩蝶那纖細如細竹竿般的手臂,細細地查驗了一番:“衣衫不整,指甲破損,手臂與脖頸處有瘀傷,疑似生前有過搏鬥。”

“死因為何?”王玨問道。

月夕放下彩蝶的手臂,轉而又捏起她的下顎,往喉嚨裡細細看了看,隨後又摸了摸她的小腹。

“初步看,喉間無泥沙,腹腔無積水,應是窒息至死,之後落水。”

“之後?”楚括驚出聲來,“這麼說,不是殉情?”

“殉情?”王玨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案件還未查清,是誰下的定論?”

楚括自知說錯了話,瞬間閉上了嘴,退出了好幾步。

而此時,月夕卻站了起來。

王玨疑惑道:“另外一具不驗了?”

月夕搖了搖頭,“不驗了。冇必要。”

“為何?”

月夕道,“縣尊該給他請個醫者,他還活著。”

-顯得殮屍房壓抑了幾分。顧宗帶著月夕來到殮屍房門前,理了理衣裳,又從工具箱子裡取出那雙白疊布手套與圍布,衝月夕招了招手,“過來。”月夕微微一愣,但依舊不自覺地走近前去,“阿爺?”“有始有終,既然是你開驗的,那便將她驗完。”他邊說著,邊給她戴上手套與圍布。月夕乖巧地站在那裡,餘光瞥見顧宗的手有些顫顫巍巍,心裡忽然泛起一絲酸意,阿爺定是又腹痛了。“好了。”顧宗順了順她額間的髮絲,“進去吧。”月夕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