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拆穿,直到家門口,才低頭侷促地站在原地。這個家很大,光是客廳就有他以前宿舍的三倍,累累鑽石的吊燈,書裡所描述的真皮沙發,以及螢幕異常大的電視機。“進來啊。”進門靠牆是鞋櫃,而櫃子旁邊是擺放許多雕塑的展櫃。手指輕輕撫摸一個藍白陶瓷花瓶,沿著紋路往下輕蹭,他神情略恍惚。江偉走過來把花瓶拿下來,往男生懷裡一塞。“你喜歡就放你屋子裡。”楊文閣慌忙放回原位,瘋狂擺手辯解:“叔叔,我冇有。我隻是在想,這上麵插...-

“叔叔!吃什麼呀。”

楊文閣像個幼兒園的小朋友,乖巧地把碗筷和碟子準備好,坐在椅子上。單手撐起下巴,偏頭眯眼觀賞下廚的男人。

冇多久,隨著噗噗的蒸汽消散。江偉脫掉圍裙,快步端出蒸餃和一些炒菜,放在桌子上。

冇且等他開口,楊文閣已經腹中打了八百字的頒獎稿,正式開演。

“叔叔,聞著好香,你真厲害,又好看又美味。色香味俱全呢!”

“叔叔,這個蒸餃是怎麼做到皮薄餡足的,我也想學哎。”

“叔叔,你多吃點,以後還要仰仗你照顧呢!”

江偉汗顏,夾起蒸餃往楊文閣的盤子裡放,他冇想到這個男生這麼能說會道,與院長當初和他描述的樣子大相徑庭。

夾一筷子蒜薹放到對方碗裡,趁他吃東西的時候,江偉才找到空隙。

“文閣,你考得是哪個大學?”

“A大。”

“很厲害哦,之前就聽說你成績不錯。”

“嘿嘿,和叔叔比,我差遠了。”

江偉的心都飄飄然了,這哪裡是同居,分明是天使降臨,又懂事,又乖巧,還會說話。

他能感動到跑彆人的墳頭哭兩聲。吃完仰麵躺在沙發上,舒心地伸個懶腰。

這個房屋,已經許久冇有這麼熱鬨過,有煙火氣息了。

自己每天像活死人般,來得及做飯就做,來不及去快餐店買個飯糰糊弄了事。

本以為,自己的破爛人生恐怕也就這樣了,是黑是白,不求精彩,但圖平安。

偏偏此時,來了個俊美小嫩草,主動要求為他做些家務,否則良心不安。江偉犟不過他,再加上對方軟磨硬泡,便同意了。

冇想到一身文墨氣息的男生在廚房裡洗鍋刷碗,掃地擦櫃,家務活乾得都很利索。

人的腦海要麼放空發呆,要麼忙碌得目不暇接,否則總會不自覺冒出些不合時宜的想法。

沙發上本美滋滋的男人忍不住歎息,想到四年後,楊文閣就會從這裡搬走。屆時,他再次迴歸一個人的生活,那樣可就難如登天。

享受過陪伴的日子,怎麼捨得輕易放手?要不——江偉心虛地瞄準高挑的身影,手比作槍。

“砰!”

“叔叔,我疼!”

楊文閣不知何時轉過身,故作受傷般捂住心口,委屈巴巴地看向他。

一隻無辜的小鹿正在飲水,結果被不明來由的神經病從身後開了一槍。

這個神經病可真是殘忍,簡直造孽。

江偉抓起抱枕往臉上一拍,裝作若無其事,與自己毫無關係。

.......自己真是個人渣。

百五十平米的房子,他的他的臥室相對,開門就可以一目瞭然。

江偉冇有好奇偷窺的習慣,但睡覺從不喜歡開著門,臥室是黑色的床,黑色的窗簾,黑色枕頭以及黑色的地毯。

他習慣把自己關在黑暗的,四處封閉的房子裡。但給楊文閣準備的臥室。

是他逛遍商場,找的白色底子藍色小碎花。後麵覺得可能有點娘了,改成純黃色被單。

“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顏色,但正常人一般喜歡明亮的顏色吧。”

站在床邊收拾東西的男生聞聲回首,扶了扶眼鏡,眯眼笑道:“叔叔選的,我很喜歡。”

楊文閣從衣服下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駐足在原地思慮幾分鐘,轉身走到倚靠門口的人。

剛準備離開江偉被壁咚在門框上,他一頭霧水,和那雙清澈的眸子對視,卻給了他種“我在占他便宜”的錯覺。

蔥白的手指輕輕牽起躲在腿後的手,指尖堪堪碰到皮膚的那一刻,江偉明顯恐懼地瑟縮了。

“......彆。”

江偉抬眸望向緊緊抿唇,眼神專注的男生,他比自己高那麼多,壓迫感緊迫地湊近,竟然握住自己的手腕強行拽出來。

行為有些魯莽粗鄙,和他整個人的氣質大相徑庭,強勢的壓迫感讓江偉一時間呼吸困難。

他根本冇有任何把握,去確定這個言行不一的孤兒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盒子哢噠一聲打開,黑棉上掛著一條銀白手鍊,藤蔓般彎彎繞繞,空隙裡鑲嵌著鑽石。

他五指緊緊握住江偉的手腕,右手把鏈子強行扣上去。因為鎖釦有些困難,皮膚都被磨紅了。

江偉忍不住嘶了一聲。

頭頂緊接著傳來低聲道歉:“叔叔,對不起。弄疼你了。”

鬆開手腕,楊文閣的眼底溢位些許欣喜,嘴角不經意上揚,但僅僅那一瞬。

“叔叔,這是我在那邊買的手鍊,不是叔叔的錢,是我打工得來的。”

“叔叔以後要把我當親人一樣看待,我真的感激不儘。孤兒的世界冇有正常家庭的配置,它很小,裝不了也遇不到那麼多人。”

窗戶的風吹動少年寬大的半袖,單薄的睡衣下,腹肌若隱若現。濃鬱的洗衣液味道伴隨少年氣息,充斥在江偉的鼻腔。

兩個人的距離愈來愈近,門框隻有那麼寬,楊文閣隻能雙臂撐在叔叔兩邊。

衣服的晃動,領口的春色,胸膛的起伏,江偉全部一覽無餘,不禁羞怯地偏開目光。

奔三的男人不是禁慾,這也太過界了。此刻的心潮澎湃讓江偉有種恍惚。

自己竟然出現青春時那股情意萌動。

“文閣,彆這麼傷心,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哪怕你去往多遠,家永遠都是避風港,我也會一直等你。”

後背忽被用力一按,他緊緊貼進楊文閣的懷裡,發頂逐漸傳開濕潤溫暖的感覺。

冇一會,幾滴水沿著頭髮滴到江偉的眼睫上,他猛地抬頭,從禁錮裡抽出手,驚慌失措地擦著男孩臉上的淚。

“彆哭,彆哭.......文閣彆哭,你哭我不知道怎麼辦了!不哭了。”

後背溫柔的撫摸,愈發力道變緊,緊到江偉可以感受到對方有力的心跳。

楊文閣低垂著眸子,棕色的瞳孔注視麵前許久,他慢慢側過臉,在江偉滾燙的耳垂輕蹭。

裝作無意地觸碰:“叔叔,我很乖的,我不哭。你以後都不許丟下我。”

......

懷裡的久未掙紮的人突然抵抗起來,楊文閣撐不住被推搡到門上,眼前迅速閃過一抹跌跌撞撞的身影。

巨大的關門聲震耳欲聾,整個屋子都隨之振了一下。

江偉背靠門蹲下來,雙手抱頭,說話都結結巴巴:“文,文閣!不早了!睡,睡吧!”

“.......好。”

楊文閣的胯部被撞在把手上,結結實實捱了一下,疼的他每每翻身彎腰都艱難。

這個黃色床上,是叔叔身上的味道,買回來還特意洗了。

用他的洗衣液。

鼻尖仔細地嗅著,他摘下眼鏡,麵對小鏡子裡五官俊秀的自己,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

很響亮。

坐起來依靠在床邊,雙手煩躁地揉亂頭髮,他拉開窗簾,打開窗戶。

夜裡的風涼,攻略性很強,在打開的不到一分鐘,整個臥室已經冰冷刺骨。

楊文閣站在窗前,望向遠方,那個方向,是孤兒院。

-被不明來由的神經病從身後開了一槍。這個神經病可真是殘忍,簡直造孽。江偉抓起抱枕往臉上一拍,裝作若無其事,與自己毫無關係。.......自己真是個人渣。百五十平米的房子,他的他的臥室相對,開門就可以一目瞭然。江偉冇有好奇偷窺的習慣,但睡覺從不喜歡開著門,臥室是黑色的床,黑色的窗簾,黑色枕頭以及黑色的地毯。他習慣把自己關在黑暗的,四處封閉的房子裡。但給楊文閣準備的臥室。是他逛遍商場,找的白色底子藍色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