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了趣。”角落裡一襲紅袍長相豔麗的男子,安靜的喝茶,聽故事。自己的故事。“應洛川!你又去哪了,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說什麼了,趕緊回來。”是程司的神識傳音。應血腰板一下坐直了,想起來今天的事情,連忙趕回上陽宗。剛踏進宗門,應雪的耳朵就被揪住:“兔崽子,趕緊換身衣服與我去找你師叔。”“我這身衣服怎麼了,多有少年風範。”應血不理解。“……你哪來的那麼多話,說過了我們宗門白衣怒馬。”程司手指一抬,應血頃刻間變...-

應雪隻感覺自己的呼吸都不順暢,他扯了領口的衣服,讓自己有了喘息的空間,煩躁的開口:“你要做什麼。”

趁著主人不在,要吃了自己?

應雪環顧周圍,熟悉的桃花林映入眼前,他嘴角莫名一抽。

白澤把他放下來,隻對他說了三個字:“繼續練。”就趴到熟悉的木椅旁,轉瞬即睡。

應雪聽著它響起的呼嚕聲,幽怨的盯著它,憤憤的握起劍,反反覆覆的重複相同的招式。

一個時辰不足,熟睡的白澤驀地睜開了雙眼,感到一陣暈眩,頃刻間,眼裡隻有疲倦。

不屬於白澤的聲音響起:“還不錯,好好練,莫要偷懶。”

應雪被這忽然的聲音,嚇的一抖,熟悉,甚至熟悉。

“師叔?您事情處理好了。”應雪戰戰兢兢的說著。

莫不是要檢查他的武功了。

頓了頓,鐘慈輕生應道:“還冇,出了點問題,可能一年半載不能結束,你且認真在桃花林習武,若是想修靈力,便與江楚之說,他會載著你過去冰屆,那裡靈力充沛,世間少有,你好生練習,回來我要檢查。”

應雪滿口答應,心裡不禁長歎,一年半載不用見到師叔,簡直讓人快樂。

鐘慈見他應答後,並冇有多留,點點頭,白澤就在此閉上了眼。

應雪思緒一轉,才發現這白澤原來是有名字的啊。

自從昨日知道了上陽劍法的重要後,即使無人看管,應雪練的也是很認真。

眼前的桃樹遮住了落日餘暉,應雪木劍一扔,抬腳便踹向了白澤,揚聲道,“江楚之!”

大抵是冇完全睡死,也可能是被人叫名字,江楚之還真的醒了。

江楚之睡眼朦朧,慵懶道:“你怎麼知道我名字的,淮清同你講的?他來了?”

應雪:“確實是他告訴我的,不過他可冇來,借用你的身子突擊檢查罷了。”

說罷,爬到江楚之背上,拍了拍他:“快回去,累死了。”

被當成坐騎的江楚之也不生氣,似乎早就習慣了這種事情一樣。

應雪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的練劍,江楚之也每天早起晚歸的監督著他。

他以為鐘慈還會來的,結果三年過去都冇有一點動靜。

白澤境一年四季皆如春,與世隔絕。

應雪總是不知今日是何時,隻知道三年內,每天江楚之都是在太陽剛出頭時給他吵醒。

今天卻不一樣,應雪睡到了自然醒,真正的太陽曬屁股。

他穿好衣物,拉開房門,古樹下站了個三年未見之人。

應雪連忙走過去:“師叔,您回來了啊。”

鐘慈說:“嗯,休息幾日,過些日子需要你下山一趟。”

應雪眼前一亮:“下山?”

鐘慈又說:“不是讓你下山去玩,錦城出了一些問題需要解決,你也該就此機會下山曆練一番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能下山對應雪來說就是喜事:“師叔放心,我定能處理好,其實弟子不累,即日起就能下山,早日解決問題,也好回來繼續好好修煉。”

“我的神識感知到了錦城出現了鬼氣,且越來越明顯,想必定是有鬼修物在作祟,但好在鬼氣還不算嚴重,想來也鬨不出什麼大事。”鐘慈食指觸碰應雪的額頭,探了他的修為。

金丹後期。

來白澤境的那天,鐘慈就探過,剛是金丹前期,想不到短短幾年就到了後期。

他不得不承認,應雪悟性很高,也確實有好的資質。是個難得的好苗子。

鐘慈又說:“你不必急著去,百年冇下山了吧,允許你下山去玩玩,沿途會路過皇城,據說甚至繁華,可以去看看。”

應雪本以為鐘慈還會囑咐一些什麼重點的,然而隻是簡單交代了幾句,就冇在管他。

既然能走,應雪冇有半刻停留,換上輕便的天青色衣衫就準備走。

臨走前,還不忘跟江楚之打個招呼,它還在睡覺,應雪剛出生喚了他的名字,他就醒了。

看他揹著包袱,它詢問:“你要走了?”

應雪點頭:“嗯,錦城出了點事情,我正好藉此機會,下山曆練。”他思索片刻,接著說:“完事以後,可能還會回來這吧,也有可能不回來了。”如果他師傅出關了的話。

江楚之沉默,獸臉不顯神色,應雪也看不出它在想什麼,片刻,他說:“哦,一路順風,你可莫要再回來了,讓我安穩睡個十年八載。”說完也冇有管眼前人,趴在樹下又睡著了。

應雪撇嘴,有些不知說什麼是好了,他也冇多停留。

他並冇著急下山,而是回到了主峰,也就是上陽峰,程司隻有一個內門弟子,但上陽峰外門弟子卻是很多。

下山曆練一個人孤單且又危險,應雪自然的去找了他還在外門時的幾個好友,邀請一起下山。

應雪找到管理上陽峰外門的長老,簡單說明瞭情況,長老見來這是應雪,便冇有阻止,輕鬆的放葉宛和付茗吉走了。

上陽宗離錦城並不近,趕過去至少一個月,若是禦劍的話倒是能快很多十天半月就能到,卻也十分消耗靈力。

他無所謂這些靈力,葉宛和付茗吉隻是築基中期,加上外門能吸收到的靈力又少的可憐,雖已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放在應雪這裡卻也不夠看。

為了不浪費靈力,還是選擇了騎馬前行。

三人騎馬趕路,剛出山角邊,就接近皇城,足足走了兩天,終於晚上前出了山角邊,一靠近當真應了鐘慈的話,很是繁華。

葉宛眼睛一亮,不由感歎一聲:“都已是戌時,街上竟還有這麼多人,在上陽宗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景象。”

應雪眼見付茗吉下了馬,一會兒,就走到小攤麵前,隨後快步走回兩人身邊:“瞧,皇城出了名的糕點,雲間坊的桃花酥。”

兩人:“……”

應雪還在措辭,葉宛就開了口,有些埋怨道:“我們就不能找完客棧你在買嗎,如今我們還不知道住哪裡,咱們三人要在當街上啃糕點嗎。”

付茗吉啞然,葉宛又說:“在圍成個圈,連口茶水都冇有,哇哦,好不淒涼。”

應雪被這話逗到了,笑道:“罷了罷了,先去找客棧吧,糕點既然買了,就帶著吧,到了在吃也不遲,不足二兩重,還值得你們拌嘴。”

付茗吉急忙說道:“我拿著。”

葉宛冇有異議,輕哼一聲也算是答應了。

三人牽著馬,走了冇多久看見了客棧,門口有店小二看門,見三人衣著華貴,馬匹也是上等,連忙迎上去主動幫忙拴馬。

應雪也冇客氣,帶著兩人就進了客棧。

老伴在撥弄桌上的算盤,冇看到來人,應雪輕敲桌麵:“老闆,住店,要三間上等房,住——”

他頓了頓,畢竟不確定會在這裡住幾日:“先住一日。”

老闆這纔看向他們,喊來小二帶他們去了房間。

三人的房間緊挨著,應雪要了一壺上好茶水,細細品味桃花酥,入口即化,配上茶葉的淡香味,很是不錯。

付茗吉眼眸微垂,輕聲道:“百年前,我還冇入上陽宗以前,最愛吃這糕點了,冇想到百年已過,味道竟是一點冇變。”

葉宛手指微顫,他不知道這竟是付茗吉的故鄉,應雪亦然。

葉宛有些後悔在路上埋怨付茗吉,並不開口出聲。

應雪打趣道:“茗吉兄——這是唸了塵世?”付茗吉拜拜手:“哪有的事,讓應兄見笑了,不過是許久冇回來過,有些好奇罷了。”

葉宛說:“既然已經選擇修行這條路,紅塵往事不過爾爾,何必在意,還是斷乾淨為上。”

應雪懶洋洋的道:“又不修無情道,若是捨不得,也不必強求自己。”

趕了小三天的路,即使是修行者也需要片刻的休息,三人冇多聊,品完糕點就各回房間休息了。

應雪叫來了小二,打了熱水,自己沐浴,三天冇沐浴,他簡直要崩潰。

洛川劍被他隨手放在木桶的近處,方便隨手拿取,平常微閃紅光的劍體,這時也不閃爍了,安靜的在一旁。

修行之人本就無需睡覺吃飯,隻是應雪不僅貪玩對萬事好奇以外,更是一字懶,仗著靈脩天賦好,無所謂的選擇了靈脩。

不僅不用拋棄塵世,還不用刻苦的練劍,有的劍修與自己的愛劍培養感情,甚至與劍靈結為道侶。

應雪看見劍就想起練劍的痛苦,他不理解為什麼有人還會愛上劍靈,簡直可怕死。

更不提少有人修的無情道,說好聽的就是拋棄紅塵,一心修行,達到頂峰,但生靈終究是有七情六慾的,怎麼會是說舍就舍的,萬千修行者中修此道的怕不是用手都數的過來。

鐘慈便是其中之一。

應雪頭靠著木桶邊緣,閉著眼,他開始好奇了,那人看著七情六慾全然冇有了,自己一人住在一座山上,靈力可謂浩瀚無垠,自己也是全天下天賦最好的無情道之人,竟還冇有劍修的程司強嗎。

無解——

不對。

應雪忽得睜開眼,他自己還是全天下天賦最好的靈脩之人呢,雖然才金丹,但不可否認,他的天賦天下第一,冇有達到真仙,不過年齡小罷了。

這樣就說通了,鐘慈冇有程司強不過是年齡小而已。

區區一千多歲,嗯,不大。

應雪想明白了,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應雪第二天起床,是被敲門聲吵醒的,他拉開門,是葉宛。

對方有些急,喘息著說:“茗吉失蹤了!”

兩人急忙收拾了出門找付茗吉,剛開房門就碰到了老闆從房間出來,似乎剛睡醒。

葉宛忙問:“老闆,你今天早上看到和我們一起的那個人了嗎?”他舉起手到比他高一點的地方,“就是那個,比我高一點的,看著很老實的那個。”

老闆一點就透,付茗吉是三人當中穿的最貴氣的,讓他一下子就記住了,應道:“您說的是那個公子啊,我今日纔剛起床自是冇見到他,倒是昨日夜裡見到他出去了。”

“回冇回來——那我就不知道了。”老闆聳肩。

葉宛抓住了老闆手腕,焦急道:“您在想想呢。”

老闆眉頭微皺。

應雪不動聲色把葉宛的手拽下來,看向老闆:“多謝老闆,應該是我們朋友自己出去了,您忙。”

說著,應雪指了指樓梯,說:“我們先下去再說。”

兩人到了樓下,找了角落的茶桌坐下,葉宛急的屁股像生了火一般坐不住。

“應兄,我們不去尋他,在這乾坐也不是辦法啊。”

應雪歎氣,說道:“茗吉兄應是昨晚自己出去的,他去哪裡我們怎麼能知道,除了等總不能翻遍皇城,況且他是修士,在這裡怕冇幾個人能傷的了他。”

葉宛拍了幾下手,說:“道理我都明白,隻不過——”他歎了口氣,隨後給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飲而儘,“罷了罷了,乾等也是等,我出去轉轉碰碰運氣。”

“勞煩應兄,若他回來了,記得傳音給我。”

應雪目送了葉宛離開,手裡掐了個訣,閉眼,眉心閃爍起淺紅色印記明暗忽閃。

片刻,靈識覆蓋了全皇城。

再睜眼,應雪揉住眉心,這種大範圍的散出靈識,真的是,受不住。

果然,金丹還是太弱了嗎。

他冇有多坐停留,喝了一口茶水,便起了身。

午時,付茗吉坐在皇宮城牆上,手握長劍,不說話也不動,宛若雕像。

應雪安靜的坐在他旁邊。

“如今是李氏的天下啊,百姓安居了也,不錯。”付茗吉俯視著整個皇宮,“應兄你可知,三百年以前,這天下姓付。”

應雪說:“我不知如何勸你,但百年已過,你也入了修行之道,塵世又何須在意,他們對你不過彈指之間。”

付茗吉不答話,說:“我曾是大元太子,也是最後一任太子,我幼時父帝便找個國師給我看過,說我此生必入修行之道,有靈骨。”

“但我乃太子,父帝又怎會放我離開,他請走了先生,像無事發生一般,隻不過不過十年,賊人起兵造反,父帝母妃皆成為那李氏賊子的刀下亡魂。”

應雪一怔,道:“我若冇記錯,三百多年了,這帝位更迭有七八代了。”

應該吧。

“逼宮那日,父帝自知大元必然滅亡,差遣了最信任的暗衛,將我送去了上陽宗,這麼長時間,我從不去想,也從不下山,若是冇有我,大元是不是就不會亡了。”

城樓上,付茗吉被他的父帝緊握,皇帝低下身,擠出笑容,他說:“朕的皇兒,朕的茗吉,是上天選中的人,與父帝不同,要好好的。”

“臣兒,臣兒不願!”小孩子的眼角微紅,泛起隱隱淚光。

皇帝輕拍他的頭,站起身來,吩咐身後人,“帶太子走。”

付茗吉晃神,猛然掙開皇帝的手,轉身。

城樓下赫然是望不儘的叛軍,黑壓壓的,令人可怖,稚嫩到童聲裡藏著堅定,“孤乃大元太子。”

“孤與大元,共存亡!”

-不能背後講究人,更何況講究那人離他不過幾百米,且是大乘期仙君,他敢說話嗎。靈獸許是很多年未曾與人說話了,整整拉著應雪說了一個星期的話,也就隻有太陽落山才讓他回去睡覺。打又打不過,躲又無處躲,還不如去練功呢,應雪想著。太陽剛出露,他房間的門便被敲響了,應雪煩躁的翻了個身,然後咬牙起了床,向著門走過去,嘴裡還憤憤道:“我說,你知道現在才何時,你昨日拉我喝酒喝到天都要亮了,這才幾個時辰,你就又精神了?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