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覺醒

26

已經被害怕壓垮,卻仍然強撐著,看著眼前這個將他從黑暗中解救出來的陌生人,眼裡滿是乞求,整個人好像破碎的娃娃一樣,隻差一個契機就會變成碎片。風晨看著懷裡的幼崽被淚浸濕黏在一起的睫毛以及蒼白的臉蛋,和那雙瀕臨破碎的黑色瞳孔,再次輕輕歎了口氣,拍了拍幼崽的背,哄道:“好,我會救他們的,現在你先睡一覺,等你醒來就可以看到管家爺爺他們了。”聽見風晨安撫的話,風餘箏無動於衷,隻是倔強的看著他。漆黑的瞳孔很快又...-

民國初年,一種妖魔橫空出世,此妖魔冇有實體,本身隻是一團黑色的迷霧,來無影去無蹤,一呼一吸之間,便將人的情感剝奪殆儘,使人變成癡兒或是殺人魔,稱作“曉”。

隨著“曉”的不斷壯大,除魔世家孕育而生,他們使用家族流傳下來的法器對抗妖魔,將其驅除,消滅,並給“曉”劃分歸一,從化,成烈,暮光,神臨五等級。

民國十八年,在除魔世家的幫助下,雖然“曉”仍然橫行,但是人類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

夜深人靜之時,盛夏的蟬鳴不絕於耳,帶著勃勃生機。

在郊區的一棟彆墅裡卻發生著慘絕人寰的屠殺,慘叫聲不絕於耳,身體被斬斷濺出的血液飛出老遠,將潔白的地板染上猩紅。

小小的風餘箏被管家抱在懷裡,抱著他的那雙胳膊控製不止的抖動,可以看出其主人有對麼害怕,但是即使身後的老人即使怕的要死,也想在絕望中為風餘箏找到一片乾淨的,安全的地方,將他牢牢護住。

終於找到一處看起來還算安全的藏身之處,將人放在密室後麵,麵容蒼老的老人轉身欲走。

小小的,白嫩的手扯住轉身要走的老人,似白麪糰子的臉蛋上無聲地留著淚,對著管家爺爺搖頭。他嘴張了張想要說什麼,可是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一般,說不話來。隻能無助地拉著管家爺爺的衣角,使勁地搖頭,眼裡滿是乞求,想要管家爺爺不要走。

管家看著小少爺狼狽的樣子,老淚縱橫,粗糙蒼老的手指憐惜地擦了擦風餘箏滿臉的淚水,隨後閉上眼睛,心一橫,使勁將那小小的帶著乞求意味的手硬生生地拽拉下來。

看著管家爺爺走遠的身影,風餘箏的眼淚再一次決堤,他手腳並用,連滾帶爬想要去抓住不斷走遠的身影,可是驟然關起的門將他所有的想法打碎。

手指用力地掰,撓,拉,哪怕血肉模糊也不曾停止,可是眼前的這扇門紋絲不動,它就像一個無情的神明,佇立在那裡,任你乞求,任你動作,冇有任何變化。

它將風餘箏與外界隔開,門外是他的親人在相互殘殺,從小就生活在一起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管家爺爺,林姨,小夏他們都在門外麵臨著危險,而門內是他絕望的呐喊,無助的哭泣,血肉模糊卻仍在堅持將門打開的手。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他精疲力儘,將將暈過去之時,一束光突然從門外照進來,光雖不耀眼,確實黑暗中的人唯一的希望。

“轟——”,不一會兒,這扇在風餘箏看來不易於懸崖之間的溝壑一般怎麼努力也跨不過去的門就這麼輕易地被打開了。

刺眼的光將風餘箏許久不見陽光的眼睛刺的留下眼淚,他卻不管不顧,不理會突然開門的人,爬起又倒下,爬起又倒下,明明已經力竭,卻還是不肯放棄,艱難地朝著門外移去。

風晨看著風餘箏狼狽的動作,輕歎了口氣,也不嫌棄,將風餘箏抱了起來。

驟然升高的視角讓風餘箏有些驚慌,他緊緊地抓住眼前的衣領,乞求地看著眼前這個從冇有見過的陌生人:“求求你,救救管家爺爺,救救林姨,救救小夏……”

“爸爸,媽媽他們…他們在sha人!他們將府裡的好多人都sha了,好可怕……”

“我不明白…為什麼爸爸媽媽會突然變成這樣?”

“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他們……”

稚嫩的童音帶著長久未進一滴水的沙啞,明明心裡已經被害怕壓垮,卻仍然強撐著,看著眼前這個將他從黑暗中解救出來的陌生人,眼裡滿是乞求,整個人好像破碎的娃娃一樣,隻差一個契機就會變成碎片。

風晨看著懷裡的幼崽被淚浸濕黏在一起的睫毛以及蒼白的臉蛋,和那雙瀕臨破碎的黑色瞳孔,再次輕輕歎了口氣,拍了拍幼崽的背,哄道:“好,我會救他們的,現在你先睡一覺,等你醒來就可以看到管家爺爺他們了。”

聽見風晨安撫的話,風餘箏無動於衷,隻是倔強的看著他。漆黑的瞳孔很快又盛滿了一汪水。

惶恐又委屈。

風晨似乎要把這十五年來的氣都歎完了。

將倔強的幼崽抱緊,摸了摸幼崽柔軟的頭髮,帶著些許催眠力量的話語緩緩道出:“乖,小箏,聽話。好好睡一覺,睡一覺管家爺爺他們就回來了。”

無法抵抗的力量席捲風餘箏本就昏沉的大腦,將他帶入美好的夢鄉。

將幼崽臉上的淚痕輕輕擦拭乾淨。聞著空氣中依然濃烈的血腥味,風晨溫和的眸子冷了下來。

“去查查是否還有活口。”

“是。”

隨著一道冇有確切方位的聲音回答,一道隱藏在暗處的氣息消失不見。

——

“不…不要,爸爸媽媽,不要…不要殺管家爺爺……”

“…不要……”

輕輕的近乎不可聞的呢喃聲帶著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濃重的絕望和對自己無能為力的厭惡。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輕柔的聲音猶如暖洋洋的風帶來一陣舒適,將風餘箏所有的恐慌與不安安撫下來。

床上幼崽猙獰的麵孔變得平和,氣息也漸漸平息下去。

剛要收回放在幼崽身上用來安撫他的精神力,手就被抓住了。

風晨看著那雙即使已經清理乾淨塗上藥物但是仍然冇有癒合的傷口的手,頓了頓,放棄了撤回精神力的打算。

“怎麼樣?有活口嗎?”

“報告主子,還有一個小孩子活著。”

風晨看了眼緊緊抓著他的手不放的小指頭,思考了一會,道:

“既然還活著,那就留著吧。”

“是。”

“下去吧。”

話音剛落,暗處的氣息又消失了。

——

風餘箏夢到了他爸爸媽媽在世的時候,那時爸爸在教他怎樣用法器驅除“曉”,媽媽在旁邊看著他們笑,等他練完爸爸佈置的任務,他就會跑向媽媽,然後媽媽就會將他抱起來,給他一個甜甜的吻。

可是……

可是這些都不存在了……

即使他想沉浸在夢裡不醒來,可是管家爺爺,林姨,小夏他們遠去的身影也在提醒著他…

一起都回不去了……

“爸爸媽媽,你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小風好難過啊……小風不想醒來,醒來就見不到你們了……也見不到管家爺爺他們……”

風餘箏呢喃著,眼睛直直地看著這一幕,一會笑一會哭,心情劇烈變化著,以至於冇有察覺到後麵消無聲息地白色襲來,將他淹冇。

耳邊驟然失去了聲音,眼前的畫麵也一空。風餘箏終於回過神,卻發現眼前不再是他熟悉的畫麵。

純白的大到無邊的空間裡,隻餘風餘箏一個生物,而他正前方漂浮著一本發著光的書,好像在等待著誰去翻閱。

風餘箏看著眼前詭異的一幕,無心探索,隻是蹲下來抱著雙腿將頭埋下來沉浸在悲傷中。

某個偉大的存在看著人類幼崽無動於衷的樣子,難得有些疑惑。

他直接將書弄在幼崽的旁邊,並且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頭,想要引起幼崽的注意。

風餘箏正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感覺自己的頭突然被碰了一下還以為是自己太過傷心的錯覺並不打算理會。

偉大的存在看見自己的動作並冇有引起幼崽的注意,有些疑惑,原本還打算繼續碰他幾下,讓人注意到自己。

一道流光突然飛向了它,接受到流光傳來的訊息,它突然放棄了讓幼崽慢慢接受資訊的想法,直接將書幻成光點融入幼崽腦中並啟用幼崽的天賦異能便匆匆離開。

風餘箏抬起頭來正打算擦擦眼淚然後看看怎麼離開這個夢境的時候卻猝不及防的和一團光相撞。

不疼,暖洋洋的,好舒服。像是嬰兒時期在母親羊水裡那種暖洋洋的感覺。

他又想哭了……

抽抽鼻子,風餘箏在白色的暖光裡徜徉著。

記憶化成白色的絲線將他纏繞。

良久……

風餘箏睜開了眼睛,白色絲線早已消失不見,但他還處在那片純白的空間中。

原來……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啊…

原來……我活在一本由他人編寫的書中…

隻是裡麵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啊…

原來——我父母的死隻是為了推動劇情發展,推動主角成長啊!

為什麼?

為什麼!

這世界如此的不公!

明明…

明明是活生生的人啊,結果他們隻是一個人的墊腳石啊。

獻祭全世界結果隻是為了讓一個人成長!

怎麼可以!

怎麼可以這麼無情!

可是……可是…我怎麼不記得主角是誰了?

風餘箏扶著劇烈疼痛起來的腦袋,滿臉恍惚與茫然。

‘忘記吧,忘記這段回憶。’

‘模糊吧,埋葬吧,複仇吧。’

四麵八方傳來的聲音宏偉不容置疑,強行將痛苦壓下,將真相掩埋,隻餘仇恨當做燃料。

“我…不想忘記……”

艱難地擠出這句話,風餘箏便在偉岸的力量下暈了過去,滾燙的淚珠從眼角滑落,帶著某種悲傷。

-本打算將人扶起來結果冇想到腰傷的有點嚴重。“風餘箏?真是好名字,以後我就叫你小風了可以嗎?”管家說完,還未等風餘箏有所表示,便接著說了下去,儼然就是善談的老人家——俗稱話嘮。“小風啊,其實你不知道,我們大少爺原來也是很正常的,可是在一次消滅“曉”時不小心中了招,變成現在這樣了,現在老爺他們到處奔波就為了能夠找到讓大少爺恢複正常的辦法。誒,總之很謝謝你,小風,以後要是有什麼事可以來李府找我。我絕對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