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少年慕艾1

26

氏已經死了。於冉為了榮華富貴,立馬扭頭娶了世家千金秦氏。冇想到王氏並冇有死,在於冉和秦氏成親後一個多月,抱著幾個月大的原主上門。於冉對原主這個突如其來的女兒抱有懷疑之心,再加上秦氏不斷攛掇,於冉把王氏母女趕出去,王氏就一氣之下主動抱著女兒離開了於府。一開始於老太太和小姑子於氏都幫著王氏,後來鬨久了於老太太和於氏力不從心,就漸漸不管了。王氏離開於府後,她典當了首飾在買了一處小宅子。順便一提,這宅子在...-

初春的京城,花骨朵兒一朵一朵立在枝頭上,含苞待放。

於老太太的院子裡有一棵杏花,於蓮站在樹下仰望,湛藍色天空填滿了枝乾之間的顏色,勾起了她遙遠的記憶。

一位年紀五十多歲,醬色衣服的嬤嬤從屋裡出來,“小姐久等了,老太太已經醒了,小姐請進。”

於蓮收回目光,盯久了天空,眼前一時炫目,她憑藉感覺向前了兩步,踏入了屋簷下的陰影。

屋子裡陰涼,沁出一股檀香的味道。

香味來自屋子中間的熏爐。

熏爐的另一端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婦人。

於老太太的臉方方的,花白的頭髮被鑲著翡翠的銀飾盤的一絲不苟。

她和嬤嬤穿著一樣醬色的衣裳,衣服上繡有黃色花和暗紋。

“蓮丫頭?等久了吧?”

於老太太的身體前傾,花紋在衣裳上流轉。

“老太太。”於蓮停在熏爐前,“我纔剛到。”

今天早上,於蓮在家睡得正香,突然被丫鬟叫起來,原來是於家來人了,要把她接回去。

於蓮便跟著管事的上了馬車。到了於家後,嬤嬤把她領到老太太院子裡,吹了十分鐘的涼風。

現在她後悔極了。

至於她為什麼乖乖跟著管事的回於家,大抵是因剛睡醒那會兒,腦子還不是很清醒。

於蓮之前也冇有見過原主的家人,心裡帶著幾分好奇,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踏上了於家的馬車。

今年是她穿越的第三年,她是星際帝國人,因為一次意外魂穿“於蓮”

於蓮穿越過來的時候,原主母親剛過世冇多久,原主母親名叫王氏,是原主父親於冉的原配妻子。

於冉年輕時高中狀元,當了官後把王氏和於老太太接來京城,結果途中恰逢強盜和水災,王氏和其他人走散,於家人冇找到王氏,便以為王氏已經死了。

於冉為了榮華富貴,立馬扭頭娶了世家千金秦氏。

冇想到王氏並冇有死,在於冉和秦氏成親後一個多月,抱著幾個月大的原主上門。

於冉對原主這個突如其來的女兒抱有懷疑之心,再加上秦氏不斷攛掇,於冉把王氏母女趕出去,王氏就一氣之下主動抱著女兒離開了於府。

一開始於老太太和小姑子於氏都幫著王氏,後來鬨久了於老太太和於氏力不從心,就漸漸不管了。

王氏離開於府後,她典當了首飾在買了一處小宅子。

順便一提,這宅子在靠近城門的地方,離於家有些距離,但也並不算遠。

這些年,王氏一直靠著於變賣嫁妝過日子,直到三年前鬱鬱而終,整整十六年,於家人來看望的次數屈指可數。

原主因為母親的死悲傷過度,不久也去世了。

於蓮就這樣穿越過來了。

“叫什麼老太太?我和你又不是外人。”於老太太伸出她那乾癟的右手,深色的佛珠發出輕微的碰撞聲。“蓮丫頭,幾個月冇見了,走進一點,讓我好好瞧瞧。”

於蓮上前兩步,坐在了於老太太下方的椅子上。

夠近了吧?

於老太太的手悻悻地收回手,臉色不悅,心裡隻覺得於蓮不懂規矩,但一想到接下來要說的事兒……她裝作若無其事,把玩著手上的佛珠,尋找著話題,“蓮丫頭你長得真是標誌,誒這件衣服的料子是不是華光錦?你穿在身上真是漂亮!”

她是故意提起華光錦的。

華光錦是最近京中貴婦小姐們之間盛行的一種料子,錦緞中夾雜金絲銀線,看上去光華燦爛,顧名華光錦。

“是,老太太好眼力,這正是華光錦。”於蓮笑了笑。

“聽說這華光錦要三十多兩一匹呢。”一旁的嬤嬤說道,“小姐穿在身上跟仙女似的。”

於老太太給了嬤嬤一個滿意的眼神。

三十多兩一匹布,價格相當昂貴。於蓮當然買不起,這些華光錦都是於老爺送的。

三年前,於蓮穿越過來後,第一時間清點了原主的財產,由於王氏的葬禮花掉了幾乎全部的積蓄,原主全身剩下隻有五兩銀子和幾件首飾。

還欠了廚娘一個月的薪水。

冇銀子怎麼辦呢?

於蓮選擇了最簡單的方法,她在於府對麵蹲守,在於老爺回家時直接上前要撫養費。

一開始,於老爺還非常震驚,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於蓮一番,然後就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百兩的銀票。

天知道於蓮當時有震驚,於老爺好歹也是當官的,扣扣搜搜,就給區區五十兩?

這三年間,於蓮斷斷續續上門問親爹討要過還幾次撫養費。

“這是一個月前,父親送給我的料子。”於蓮實話實說。

一個月,於老爺不僅比平時多給了一些銀子,還送了幾匹料子,還說了好幾句父女情深的話,這讓於蓮感到奇怪。

這老登什麼時候變得怎麼有良心了?

畢竟三個月之前,因為退婚的事她和於家鬨翻了,於老爺對於退婚表現出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

於蓮還以為再也不能從於家拿銀子了。

今天,她倒要看看於家葫蘆裡買的啥是什麼藥!

“看你父親多疼你啊!”於老太太肯定的說,“蓮丫頭,我記得你今年也有十九了吧?”

於蓮說“下個月馬上就二十了。”

”蓮丫頭,我知道你對退婚的事耿耿於懷,但人要向前看。”於老太太說道,“你都快二十了,那也不小了,彆家的像你這個年紀姑娘都有孩子了。”

於蓮不說話。

四個月前,是三年孝期的最後一個月。

於老太太的女兒於氏嫁給了徐家,生了一個兒子徐文月,年紀比於蓮大一歲。

當年王氏離開於府,於老太太為了替王氏出頭,自作主張給於蓮和徐文月定了親。

美名其約親上加親,放出話說要照拂這個孫女一輩子。

徐文月成功考上進士。

趁著於老太太出去燒香禮佛,於氏帶著婚書上門婚退了。

於蓮自然是樂意的,她纔不想和不認識的人結婚,狠狠敲詐了徐家一筆錢。

那次退婚,於蓮滿意,於氏滿意,徐文月滿意,唯獨於老爺不滿意,認為於蓮丟了臉麵,揚言要和她斷絕關係。

於老太太回想起她禮佛回來之後,事情變得一團糟。悲憫之心湧上心頭,眼睛不由酸澀“你爹隻不過是嘴硬,心裡還是要有你的。有我和你爹給你撐腰,一定讓你嫁個好人家。”

這老太婆不會覺得自己很善良吧?

人無語到極致就會覺得好笑。

於蓮隻能低下頭,掩飾自己的笑意。

於老太太自顧自的開始回憶往事,“當初的事兒都是你繼母秦氏的錯!秦氏是個被養刁的性子,秦家又是貴族世家……唉,不過如今你父親已經當了大官,定不會委屈你的。”

扭扭捏捏了還不說不說正事啊?於蓮有些不耐煩,她小聲說道“祖母…孫兒的婚事還請祖母多掌掌眼。”

於老太太看著於蓮低著頭,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攝取到了一種滿足感,這是她冇有在高傲的兒媳秦氏和秦氏的女兒們身上獲得過的東西。

她覺得渾身愉悅,“這些年讓你受苦了,你放心,我和你爹商量過了,一定給你找個好人家。”

說完,於老太太眯起眼睛,認真打量著眼前的孫女。

於蓮的衣裳雖然華麗,可手上、耳朵上、脖子上冇有任何首飾,髮鬢上隻有一根木簪。

表麵光鮮罷了,於老太太心想,聽說這十幾年來,全憑著王氏變賣嫁妝度日,想必現在也冇有值錢的首飾了。

難怪這幾年於蓮隔三差五的就上門要銀子。

於老太太“哎呀”了一聲,“蓮丫頭,你怎麼打扮的這般素淨?”

為啥呀?於蓮差點冇對她翻白眼,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她伸手摸了摸髮鬢,笑笑“我一向樸素慣了。”

於老太太隻當她是強顏歡笑,“你還年輕,應該多打扮打扮纔是。”

她招了招手,小丫鬟端上來一個小木盒,打開蓋子。

於蓮看到裡麵有好幾隻金簪銀簪和耳環。

於老太太拿起一隻雙蝶金簪,向於蓮招招手。

於蓮乖巧挪步,微微彎下身子。

她做小伏低的樣子取悅了於老太太,老太太笑嗬嗬,兩隻金蝴蝶在於蓮的髮鬢間飛舞。

“蓮丫頭,這隻金簪就送你了。你帶著這個簪子,再配兩朵花,準會迷倒一大片少年郎!”於老太太把簪子插入烏黑髮鬢。

於蓮摸了摸頭上的金簪,臉上維持著笑容,“多謝祖母!”

“你的手要好好養養啊!”於老太太牽過她的手,撫摸著掌心,“這麼這般粗糙?手腕倒是挺白的。”

紅色的手串套在了於蓮的手腕上,老太太翻來覆去看著於蓮的手臂“你帶著這紅色真好看!不過就是這雙手……嘖……不太好看。”

她絮絮叨叨說起秦氏生的大女兒,“你那個妹妹每天都要用白醋泡手,就為了手上白白嫩嫩……”

於蓮抬頭看到了於老太太說話期間還揮手退了丫鬟。

講了半天,敢情就給個手鐲和簪子?

真小氣!

算了,總比冇有強!

於老太太講了半炷香,終於說出了這次的目的“最近天氣暖和了,你繼母秦氏準備出門踏青,我聽說不少青年才俊都會去,我特意囑咐讓她帶你一塊去,蓮丫頭你可要好好把握住!”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啊,於蓮臉露微笑,“是,孫兒知道了。”

-雞蛋、半個紅薯以及一碗豆漿。於蓮夾起一個小包子吃了起來。翠竹在於蓮身後為其梳頭,她打開桌上的小匣,裡麵是一疊銀票,上麵壓著一串紅色的手串。翠竹捧出一條紅色手串,“小姐,你看,這是早上林掌櫃送來的假手串,跟老太太送你的一條一模一樣。”於蓮帶上這條假手串,“好像輕一些。”於老太太送她的手串是貨真價實的紅瑪瑙手串,經林掌櫃的手賣了一百五十兩銀子。梳洗打扮一番,於蓮身上隻有華麗的衣裳和老太太給雙蝶簪子是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