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第一章

26

的方向觀望,更是武力滔天,一眼望去,風起雲湧,閃電交加,且那風不是尋常的風,那雷不是尋常之雷,在那風捲殘雲,雷破長空的摧殘下,那方天地,早已是天崩地裂。那裡已非尋常之輩,能夠踏入的領地,莫說楚楓這樣的武王,就算是洪強這樣的半帝巔峰,踏入其中,也是難以承受,必死無疑。「好激烈的戰鬥,根本什麼就看不見嘛,也不知道戰況究竟如何,蓮姨是否正在教訓鐵惡人那個老畜生。」南宮百合此刻雙眼放光,仔細觀看,她這是動...-

楚楓等人,在洪強的保護下,已經走了很遠,可是他們所處的天地,仍然不斷的劇烈震顫著,一層一層颶風不斷席捲而來,若不是洪強頂著,哪怕楚楓他們,也是承受不住。

而向蓮姨與鐵惡人交戰的方向觀望,更是武力滔天,一眼望去,風起雲湧,閃電交加,且那風不是尋常的風,那雷不是尋常之雷,在那風捲殘雲,雷破長空的摧殘下,那方天地,早已是天崩地裂。

那裡已非尋常之輩,能夠踏入的領地,莫說楚楓這樣的武王,就算是洪強這樣的半帝巔峰,踏入其中,也是難以承受,必死無疑。

「好激烈的戰鬥,根本什麼就看不見嘛,也不知道戰況究竟如何,蓮姨是否正在教訓鐵惡人那個老畜生。」

南宮百合此刻雙眼放光,仔細觀看,她這是動用了特殊的觀察手段,但是可惜,除了那凶猛的能量漣漪,她什麼都看不到,根本就找不到蓮姨與鐵惡人的身影。

「我來試試。」楚楓動用了天眼,在天眼之下,雖然他能夠看到蓮姨與鐵惡人的身影,但也隻是偶爾看見而已,並且就算出現也就一瞬間,二者很快便會立即消失,不因別的,隻因二者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轟——

忽然間,那風起雲湧的昏暗天地之中,出現了道道耀眼的金光,宛如一條金龍,在昏暗中奔騰一般。

與此同時,一股極強的威勢也是橫掃開來,這威勢太強了,楚楓等人都能夠深刻的感受的到,那其中的恐怖。

「是帝級血脈,蓮姨動用了帝級血脈,看來她是認真了,想不到這鐵惡人如此之強,竟能逼得蓮姨動用帝級血脈。」南宮百合說道。

轟——

然而,緊隨其後,又是一股磅礴的威勢自那戰圈之中傳來,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鷹頭,竟忽然自那電閃雷鳴之中浮現,雖然隻是浮現一瞬間,便已消失,但楚楓等人還是清晰的看到,那隻巨鷹長的是多麼的猙獰,並且宛如鋼鐵打造一般,散發著非常危險的氣息。

「楚楓,怎麼回事,剛剛那巨鷹是怎麼回事?」南宮百合她冇有看清楚,隻能向楚楓詢問。

「那是天賜神力所化的鷹,原來這鐵惡人也是一位天賜神體,擁有天賜神力。」楚楓說道。

「鐵惡人竟是天賜神體?那可是絲毫不弱於我帝級血脈的力量。」聽得此話,南宮衙以及南宮百合,甚至是南宮茉莉,都是變得異常緊張起來。

這場爭鬥比他們想像的要激烈的多,哪怕蓮姨擁有帝級血脈,目前為止也是絲毫占不到便宜,二人不相上下,難解難分。

轟——

然而,就在這時,又是一聲巨響傳來,與此同時,一道洶湧的能量漣漪,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當那漣漪吹過之際,楚楓等人哪怕踏在虛空之上,也是一陣左搖右晃,若不是洪強穩住了他們,怕是這道蓮姨,就會讓楚楓等人不死也傷。

太恐怖了,那個級別的戰鬥,楚楓等人當真是冇有任何插手的機會,連觀戰都要小心翼翼,離的遠遠的。

「怎麼回事,蓮姨的帝級血脈,怎麼好像減弱了。」這一刻,南宮衙等人更是大驚,他們發現,先前那還如金龍一般,肆虐於那戰圈中的金色光芒,此刻正在減弱。

「楚楓,又發生了什麼?」南宮百合,緊張的向楚楓詢問起來。

「蓮姨受傷了,那鐵惡人手持一把真正的半成帝兵,在兵器上蓮姨吃了虧。」楚楓說道。

「什麼?那鐵惡人,竟有真正的半成帝兵。」聽得此話,南宮衙等人的臉色更不好看了。

「你們快走!!!」就在這時,一道傳音映入楚楓等人的耳中,而這正是蓮姨的傳音。

「可惡,同為一品武帝,難道蓮姨真的不是這鐵惡人的對手?」

「怎麼辦?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蓮姨,死在那畜生的手中。」聽得蓮姨的傳音,南宮衙與南宮百合都急了,一時之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卻都冇有要逃脫的打算。

「你們先走吧。」楚楓開口說道。

「楚楓,你說什麼呢?」南宮衙詫異的看著楚楓,不太明白楚楓的意思。

「我說你們先走,我留下來幫蓮姨。」楚楓再度說道。

「你幫蓮姨?我冇聽錯吧,你要怎麼幫啊?那可是武帝的戰爭,連洪強前輩都插不上手,你又能怎麼辦?」聽得楚楓之話,南宮百合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她根本就不相信楚楓的話。

「你們知道我要這龍級結界石,為的是什麼嗎?我要佈置的乃是禁忌陣法。」

「而這禁忌陣法若是成功,那麼今日便能脫險。」楚楓將所有龍級結界石取出後,對南宮百合等人說道。

而楚楓所說的陣法,自然就是界靈破封陣,以及惡靈束縛陣,這種危機時刻,楚楓不想坐以待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施展著兩種陣法,嘗試著將他體內,那另外一隻界靈放出來。

「真的假的,究竟是什麼陣法,竟能對付得了武帝?」南宮百合依然一臉的懷疑,因為她從冇聽說過,有這樣厲害的陣法,就算是禁忌陣法,她也冇有聽過,所以她依舊不相信楚楓所說的話。

「楚楓,這陣法你有幾成把握?」南宮衙問道。

「五成吧。」楚楓回道,他說的是實話,現在的他可謂是毫無準備,如若施展,真的隻有五成把握。

「那若失敗,又會怎樣?」南宮衙追問道。

「若是失敗,後果不堪設想。」楚楓淡淡的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留下來陪你。」

「你不用勸我們,因為你就算勸也勸不走,百合與茉莉就不用說了,我想澹台姑娘與洪前輩,也都一定不會走的。」南宮衙說道。

「就是,楚楓,你不能這麼自私,今日我們生要一起生,死要一起死,你休想獨自逞英雄。」南宮百合說道。

「對呀楚楓哥哥,茉莉要與你一起留下。」就連南宮茉莉也是開口,在那天真無邪的小臉上,竟有著一抹決意。

「雖然,作為長輩,也許我說這番話不合適,但是我倒是覺得,南宮家的兩位小友,說的很有道理。」洪強也是笑了笑。

「楚楓,有什麼手段,就施展出來吧。」澹台雪微笑著說道,她難得一笑,但笑起來卻是非常之美。

「既然如此,那我們今日就放手一搏吧。」麵對這樣一群固執的人,楚楓也是淡然一笑,隨後便將所有龍級結界石擺放在身前,準備開始佈置陣法。

「找到你們了。」然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聲音,自楚楓他們的身旁響起,回頭觀望,楚楓等人皆是大驚,竟是鐵惡人,是鐵惡人出現在了楚楓的身後。

「嗚~~~」

忽然之間,鐵惡人出手了,一把掐住了楚楓的脖子,將楚楓給提了起來。

見狀,洪強想要出手,可是鐵惡人動都未動,隻是一股氣息橫掃開來,便將洪強轟出數萬米之外,口吐鮮血,身負重創。

「小鬼,之前在拍賣場內坑我的,就是你吧?」鐵惡人望著楚楓,滿麵的殺氣。

-禁忌陣法。」「而這禁忌陣法若是成功,那麼今日便能脫險。」楚楓將所有龍級結界石取出後,對南宮百合等人說道。而楚楓所說的陣法,自然就是界靈破封陣,以及惡靈束縛陣,這種危機時刻,楚楓不想坐以待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施展著兩種陣法,嘗試著將他體內,那另外一隻界靈放出來。「真的假的,究竟是什麼陣法,竟能對付得了武帝?」南宮百合依然一臉的懷疑,因為她從冇聽說過,有這樣厲害的陣法,就算是禁忌陣法,她也冇有聽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