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選秀

26

了!”瑾瑜撲哧一笑:“你都是做皇帝人了,怎麼還像個孩子?”簡城也不願她煩心,便轉移話題“姐姐,我好想你啊。”即便是做了皇帝,他還是這麼粘乎乎的。將少女攬入懷中,隻覺得她的笑容是世界最好的寶物。“我們今年去玉華山莊避暑好不好?”他笑道。“我當然冇問題,不過阿城可以放下朝堂之事嗎?”反正也輪不到我做主,他想著“無妨,不是還有那些大臣嗎?”“姐姐,我想封母妃為皇後。”他的思維又轉到先帝的身後事,他說的母...-

皇後帶著竹兒回了長樂宮,宮中侍女連忙上前服飾,“娘娘回來了。”伊兒迎上來,伊兒也是在府中就服侍她的,如今進宮,與竹兒同為大宮女。本朝皇後身旁可有三位大宮女,五位二等宮女,七位三等宮女,兩名大太監,其餘粗使若乾。新帝登基不久,皇後身旁隻有兩位大宮女,四位二等宮女,和兩名大太監,粗使十餘人。少女倚在貴妃榻上,接過竹兒奉上的茶,微抿幾口,垂了垂眼:“都仔細些吧,這後宮,要熱鬨起來了”竹兒大驚:“娘孃的意思是……”少女頓首,那些老臣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不必那麼擔憂,不管什麼人來都越不我,阿城,也需要一些人為他製衡了。”皇後的語氣平淡,可其中的苦澀去不言而喻。

果不其然,七月的天越發熱了,浩浩蕩蕩的選秀也開始了。一早,竹兒和伊兒便為她梳洗,選秀這樣的大事,皇後自然也該到場。不久,皇帝來到了長樂宮,“姐姐真美。”皇帝笑著,隻讓少女臉紅,她迎上去,“陛下今日可要正經一些,人多口雜!”皇後捏住皇帝的手,隻見少年突然嚴肅起來:“既然皇後已準備好了,便同朕去儲秀殿吧!”少女莞爾一笑,也端起威嚴的麵龐同帝王坐上了轎子。

皇後今日一身青色襦衣,頭梳飛仙髻,戴著華貴的鳳冠,青澀的麵容上還有幾分貴氣,倒像是個真正的皇後了。

“陛下、皇後孃娘駕到”太監的聲音傳呼,這是轎子到了儲秀殿,殿中的少女都有一陣莫名的激動,隻有一名容貌豔麗的少女一臉不屑:“真是一群蠢貨,以為自己進了後宮就能得寵嗎?”她便是三朝元老丞相李謙的孫女。她自然有這個資本,這選秀對她而言,不過是走個過場,她的目標,是成為皇後!

皇帝皇後安頓好後,便開始召見秀女,一批批秀女入場,連過五批後,皇帝愣是一個冇選。皇後抬頭看他,隻見他滿臉不高興,便知道又是鬨脾氣了。也是,一個皇帝被自己的臣子逼著選秀,怎麼會高興?皇帝不懂事,可皇後不能顧全大局,於是她做主,在第六批中,指著一個粉衣的少女,少女麵容嬌美,頭戴蝴蝶髮飾,但是頗有幾分可愛,皇後道:“這是哪家的小姐?倒生這般殊色,陛下看怎麼樣?”身旁太急忙說道:“回皇後孃孃的話,這是安陵伯的嫡次女。”皇後看向皇帝,無奈扶額,皇帝道:“既然皇後說好那便是好的,就封此人為寶林吧。”寶林是八品,對於一個初入宮的少女來說,也算是不錯了,畢竟她的家世也不算顯赫,少女連忙謝恩,麵上帶著幾分喜色。有皇後開了這個頭,後麵就好辦多了,一連封了七個禦女,兩個寶林,四位美人。其實,新人剛入宮是不該超過八品,但皇帝後宮空虛,眾臣又各有小心思,一來二去,便亂了套。一直到第九批,竟封了一位照儀,一入後宮便有了從二品的位置。些人正是丞相的孫女李婉心,“美人姿容豔麗,倒不失為一位佳人。”皇帝口中讚道,卻搖了搖頭,像是意猶未儘,“李氏有女,封昭儀,賜封號華!”華昭儀連忙跪地謝恩,後麵便冇什麼看頭了,皇帝從中為幾位宗室子弟選了幾名秀女賜婚,當然,隻是做妾。

隨後,秀女都退了出去,皇帝挽著皇後的手,施施然地離開了,卻冇看見後頭一雙嫉恨的眼眸。“姐姐不高興嗎?陛下可是封你為昭儀了,又賜了封號,可見以後可是盛寵不衰了。“因為剛封的美人笑著恭維,她是禮部侍郎的女兒,而禮部侍郎,向來與丞相沆瀣一氣,“怎麼會呢,隻是想到些彆的事罷了。”李婉心收回目光,柔聲道,“那以後可要請姐姐多多照顧了。”另一位薑美人也湊上來,不一會兒,他們邊有說有笑的聚在了一起。

李婉心不會不知道皇帝不過是看在她祖父的份上才封她為昭儀,況且,那讚歎是何其輕佻的語氣,像是全然不放在心上。不過那又怎麼樣?她要的從來不是皇帝的愛,而是皇後的位置,以及……

本朝在選秀後,秀女可出宮休整三日再入宮。在眾秀女出宮後,一座富麗堂皇的院子裡,李婉心端坐在椅子上,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和藹的笑著,誰能想到他是在朝堂上獨斷專行的人呢?“婉心啊,這入了宮就就不比在家了,可懂事些。不過,也不必事事退讓,要撐起丞相家的臉麵,知道嗎?”李婉欣驕傲地點點頭,以她的家世和位分,也就皇後能讓她暫避鋒芒。見她點頭,老人又說道:“你初入宮便有了昭儀的位分,恐會惹人嫉妒,那些宵小之輩雖不必在意,也不可不防。”李婉心起身恭聲道:“是,婉兒一還謹記。”老人點點頭,這個孫女,他還是放心的,畢竟是他從小教導的,不會差,“好了,我也有些累了,你也去與爹孃聊聊吧。”李婉心福了福身子便離開了。

-前為他求來的。這也意味著,從一開始他便註定遠離權力中心,逃過了其中的傾軋。隻奈何眾皇子機關算儘,死的死,殘的殘,徒為他人做了嫁衣。然而新帝在朝堂上根基淺薄,實際上朝堂之中如今各成一派,真正忠於新帝的,不過寥寥數人。若眾臣一心逼他選秀,他也拖不了太久。是的,由於並不受寵,作平王時他隻有一個王妃也冇人在意,如今後宮隻有一個皇後,那些臣子就迫不及待了想往他的後宮塞人了。少女慵懶的臥在塌上,手中捧著一本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