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魂穿重生

26

道在黑暗中遊離了多久,喬抒可猛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不是在醫院病床上,而是在一間冷色調裝修風格的房間裡,臥室洗手間隱約傳出有人在沐浴的水聲。她揉了揉疼痛的頭部,卻摸到了一手的血。低頭一看身上,竟然隻有一件蔽體的絲質睡裙。她不敢在這陌生的房間多留,扶著櫃子爬起,跌跌撞撞地朝門外逃。浴室的門打開,她一頭撞進了隻圍著浴巾,一身猶還滴著水的男人懷裡。男人勁瘦又肌理分明的胸膛,透著致命的性感。她緩緩抬頭,看...-

不知道在黑暗中遊離了多久,喬抒可猛的睜開了眼睛。

發現自己不是在醫院病床上,而是在一間冷色調裝修風格的房間裡,臥室洗手間隱約傳出有人在沐浴的水聲。

她揉了揉疼痛的頭部,卻摸到了一手的血。

低頭一看身上,竟然隻有一件蔽體的絲質睡裙。

她不敢在這陌生的房間多留,扶著櫃子爬起,跌跌撞撞地朝門外逃。

浴室的門打開,她一頭撞進了隻圍著浴巾,一身猶還滴著水的男人懷裡。

男人勁瘦又肌理分明的胸膛,透著致命的性感。

她緩緩抬頭,看清楚男人寒霜籠罩的麵龐,驚地瞪大了眼睛。

季……季宴禮?

她怎麼會在他這裡?

他是H國季氏豪門的掌權人,H國商界的龍頭

季宴禮抓住女孩子纖細的胳膊,深邃的黑眸泛著些許的火氣,呼吸愈發有些沉濁。

“你還是不死心?”

“什麼不死心?”

喬抒可掙紮,手臂被抓得生疼。

這到底怎麼回事,她不是應該在醫院嗎?怎麼會在這裡,還有這個人……

季宴禮眸色愈加沉暗,將人拖到了床邊,,大力推搡到了床上。

撕裂般的痛快,痛得喬抒可驚叫出聲,小臉也瞬間失去了血色。

她掙紮著想要逃開,卻被男人死死按在了床上。

季宴禮語聲冷若寒冷,“幾次三番耍這些把戲,不就是想要嗎?”

“不是我,不是我要的..”喬抒可哭著叫到

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冇死在那場車禍裡,卻出現在了季宴禮房子裡。而且還要遭受這樣的侵犯。

她痛得漸漸承受不住,失去了意識。

………..

不知過了多久,聒噪的聲音吵得她頭疼,逼的她不得不醒過來。

“林妍可,醫生都說你脫離危險了,你還裝什麼裝?”

“爺爺是看你可憐,才讓你住在季家,你還真是貪心不足,還想當我嫂子。”

喬抒可看著眼前陌生的人和環境,一臉茫然。

分不清是什麼情況…

一身華麗裝扮的的江羨好,將房間裡的年輕男人推了出去。邊說道“二少爺,你先出去,讓她換了衣服下樓再說。”

喬抒可坐起身,下身一陣痛楚,全身的骨頭像是散了架重組過一樣。

江羨好扶她下床,送她進了洗手間。邊說“你先衝個澡,換身衣服。”

江羨好被推進洗手間,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驚恐地呼吸著。鏡子裡,是個青澀稚嫩的少女,估摸跟自己同樣歲數,可是,她的樣子卻不是她的樣子。

陌生的記憶也在此時,如潮水般湧入腦海。

她怔怔地看著鏡中的自己,久久難以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已經死了。可是,她又重生成了另一個人,成為了一個叫林妍可的女孩。

而她現在所遭受的一切,全是因為這具身體的原主林妍可。

昨天林妍可趁著季宴禮酒會回來有些醉意,在傭人給他準備的醒酒湯裡下了那個東西,故意穿著性感的睡裙。結果,林妍可還冇有得手就死了。重生在她身上醒來的她,卻代替她承受了這些後果。

-估摸跟自己同樣歲數,可是,她的樣子卻不是她的樣子。陌生的記憶也在此時,如潮水般湧入腦海。她怔怔地看著鏡中的自己,久久難以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已經死了。可是,她又重生成了另一個人,成為了一個叫林妍可的女孩。而她現在所遭受的一切,全是因為這具身體的原主林妍可。昨天林妍可趁著季宴禮酒會回來有些醉意,在傭人給他準備的醒酒湯裡下了那個東西,故意穿著性感的睡裙。結果,林妍可還冇有得手就死了。重生在她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