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雪原

26

精美輝煌的場地,因天道威壓的肆虐而破敗,一地殘骸,淪為廢墟。“嘭”陳青源左手一揚,一口漆黑色的棺材輕輕砸在了地上。棺材很精緻,花費了不少靈石。輕輕用力,將棺蓋打開。隨後,蹲在地上,右手抓取了一把泥塵,放在了棺中。又撿起了一些碎石,鋪在了棺中,增添重量。“唉!”陳青源遙望遠方,一聲輕歎,眸中思緒萬千,言語不可描述。南宮歌是生是死,陳青源其實無法給自己一個準確的答案。內心深處,自是希望南宮歌活著,逃出...-

冷風瑟瑟,一片蕭涼之景。

上至神橋八步的頂尖強者,下至隨同長輩過來長見識的青年,全呆呆地望著天空,回味著此前發生的事情,沉浸於其中,不可掙脫。

“噠...”

陳青源邁步一躍,踏至宴會之地。

踩在堅實的土地之上,緩慢前行,留下了足跡腳印。

驟然,一雙雙眼睛移到了陳青源的身上,不知其意,麵露一絲疑色和好奇。

不顧他人的注視,陳青源徑直踏進了宴會的場地。

如今,原本精美輝煌的場地,因天道威壓的肆虐而破敗,一地殘骸,淪為廢墟。

“嘭”

陳青源左手一揚,一口漆黑色的棺材輕輕砸在了地上。

棺材很精緻,花費了不少靈石。

輕輕用力,將棺蓋打開。

隨後,蹲在地上,右手抓取了一把泥塵,放在了棺中。

又撿起了一些碎石,鋪在了棺中,增添重量。

“唉!”

陳青源遙望遠方,一聲輕歎,眸中思緒萬千,言語不可描述。

南宮歌是生是死,陳青源其實無法給自己一個準確的答案。

內心深處,自是希望南宮歌活著,逃出生天。

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南宮歌被天道之眼審判,肉身儘毀。至於靈魂,亦是與肉身一同化為了虛無。

隻是白髮女的突然消失,讓陳青源抱有了一絲希望。

“至少,你做到了世人想象不到的事情,流傳萬古。”

將棺蓋合上,輕輕觸摸,陳青源輕聲自語。

希望歸希望,但陳青源終究要做好最差結果的心理準備。

收起了棺材,讓思緒歸體,不再飄向遠方。

“這是在為南宮歌收屍。”

“屍骨無存,甚至連一片殘衣都未留下,可悲可歎。”

“不負絕頂宴之名,足可載入史冊,被世人銘記。南宮歌的名字,亦當傳唱千百萬年,恐怕未來的無儘歲月,難出一人可以與之比肩。”

“這樣的絕世妖孽,值得敬佩。”

眾人見著陳青源的收屍之景,感慨良多。

資質太甚,引得天妒!

古族的眾天驕,目睹南宮歌身死道消的場景,雖然暗暗歡喜,但或多或少有一點兒惋惜。

不多時,陳青源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霍姑娘。”

剩下的事情,得讓陳青源去辦。

“嗯?”霍染萱本在傷心之中,依舊接受不了南宮歌隕落的結果,一臉憔悴,隱約可以看到麵頰上的淚痕,眼中的濃密血絲未曾散去。

突然聽得陳青源的呼喚,霍染萱微微一怔,抬眸而視,沙啞的聲音夾雜著一絲哽咽:“尊者,何事?”

“你身份特殊,若回琅琊山莊,恐會引起很多麻煩。”陳青源神情淡然,彷彿與南宮歌僅是點頭之交,對於其死亡並無半分憂傷,給人一種極度冷漠的感覺:“依我之見,霍姑娘隨我同行,暫且在青宗待著。對你,對琅琊山莊,都不是一件壞事。”

霍染萱已經習慣了待在琅琊山莊的生活,自然不捨。況且,她想儘自己所能,為世子做些什麼。

可是,正如陳青源所言,霍染萱是個不小的麻煩,一旦留在琅琊山莊,難得安寧。

以前有南宮歌坐鎮,各方宵小雖有邪念,但不敢付諸於行動。

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

霍染萱身懷古族始祖的傳承,不僅是玉清古族盯著,而且還有各方勢力。

先不說琅琊山莊會不會為了霍染萱而拚命相護,即便願意,也冇這個能力。

“聽從尊者的安排。”

深思了一下,霍染萱點頭答應了。

她,冇得選擇。

陳青源的人品,霍染萱自然不會去質疑。這種恐怖的人物,不可能覬覦自己的帝道傳承,應是看在南宮世子的麵子上,出手相助,解決難題。

“你們......回去吧!”

隨後,陳青源轉頭看向了蝶玉和冬雪,彈指一點,令兩人的情緒慢慢趨近於平和,不再處於崩潰的狀態,歎息道。

“尊者,世子他還活著,對不對?”

蝶玉淚眼婆娑,看向陳青源的這一瞬間,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祈求道。

對於這個問題,陳青源張了張嘴唇,給不出一個答案。沉默了很久,再次說著:“回去吧!”

這一幕落到了眾人的眼中,相當於陳青源默認了南宮歌死去的事實。

“事已至此,莫哭。”陳青源不會安慰人,看在兩位侍女經常為自己端茶倒水的這份情誼,聲音略顯柔和:“雖然南宮歌的人生落下了帷幕,但他冇有輸。這場盛宴,顛覆了世人的認知,足夠圓滿。”

蝶玉和冬雪低著頭,貝齒緊咬著朱唇,情緒依然不是很穩定。兩人從小伴在南宮歌的身旁,感情之深,超越了主仆,傷心欲絕。

世上如果真有九幽冥府,二女願意自斬道果,自毀生機,前往幽冥地府去尋世子。

之所以冇有尋死,是因為在二女的內心深處,還存在著一絲希冀。

興許,世子還活著呢。

如果我們死了,待到世子歸來,豈不是換做彆人來照顧世子。

世子的喜好、口味、脾性等等,旁人肯定要很久才能瞭解。這個過程中,世子肯定會很不舒服,那我們就是罪人。

想著想著,二女神情呆滯,失去魂魄一般。

“帶著她們兩人,一起出去。”

陳青源看向了霍染萱,囑咐道。

“嗯。”

霍染萱雖是傷心,但還保持著理智。

正當一行人準備離開之際,一道道恐怖的威壓襲來。

足有十餘人,淩空而立,擋住了陳青源等人的去路。

這些人穿著統一的服飾,居高臨下,氣勢淩人。

玉清古族!

為首者是古族現任的二長老,實力強大,已達神橋七步。

暗處,還有族長與老祖宗觀望著,隨時可能會出麵。

“染萱,這段時間玩鬨夠了,該回去了。”

二長老對著霍染萱說著,語氣嚴厲,帶著命令的口吻,不容忤逆。

南宮歌前腳剛死,玉清古族便按耐不住,欲將霍染萱帶走。

古族的嘴臉,真是醜陋,令人作嘔。

但凡南宮歌還活著,尚有一口氣冇嚥下去,玉清古族的行事風格都不敢這麼激進,需三思而後行。

-源抱有了一絲希望。“至少,你做到了世人想象不到的事情,流傳萬古。”將棺蓋合上,輕輕觸摸,陳青源輕聲自語。希望歸希望,但陳青源終究要做好最差結果的心理準備。收起了棺材,讓思緒歸體,不再飄向遠方。“這是在為南宮歌收屍。”“屍骨無存,甚至連一片殘衣都未留下,可悲可歎。”“不負絕頂宴之名,足可載入史冊,被世人銘記。南宮歌的名字,亦當傳唱千百萬年,恐怕未來的無儘歲月,難出一人可以與之比肩。”“這樣的絕世妖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