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落腳

26

劣,就想**的沼澤一樣惡臭,冒著有毒的沼氣。脫落的牆皮,搖搖欲墜的木門,金屬的門把手早已被空氣腐蝕生鏽。她隨便找了個孩子帶路,那孩子一臉獻媚的模樣真的是讓她想吐,讓人討厭的麻瓜……她傲慢又惡劣的想著,難以想象她的魔杖會是白蠟木,事實上賣出這根魔杖的奧利凡德也感覺很奇怪,非常不可思議。白蠟木與馬爾福,這是一個啼笑皆非的組合,這讓她親愛的父親異常不滿,連她可愛的弟弟都認為奧利凡德是老糊塗了,不然怎麼會...-

烏雲密佈的天空失去了光亮,黑壓壓的氛圍壓的人身體沉重窒息。

倫敦混亂的街道上,匆匆忙忙的走過男人或女人,泥濘不堪的道路上,積水渾濁且散發著惡臭。

一雙精緻的小皮鞋落在地上,不經意間沾上了點點汙泥,少女被迫提起墨綠色的裙角,帶著花邊珍珠的裙襬華麗又奢侈。

“……哦,梅林的帽子……這該死……麻瓜……”

少女皺起精緻的眉眼,灰色的眼睛帶著快要溢位眼框的嫌棄,她嘴中嘟囔著什麼,即便你想要努力聽清也隻能聽到這幾個模糊的字眼。

少女闔上眼睛,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她大步的向前走,那雙精緻的小皮鞋也因滿是淤泥,臟兮兮的。

待走到一處看起來乾淨的小巷,少女才放下裙襬,十四寸的白蠟木杖柄上有著簡單的橫向棱紋,少女纖長蒼白的手指握住那長長的魔杖。(彆問我為什麼是白蠟木,官網測了四五遍都是這個我有什麼辦法)

那蒼白的手腕晃動,但在一瞬間她又停了下了。

她看見了一個大約八歲的孩子,那魔力暴動後的殘魔力環繞著那個孩子,漆黑的眼睛滿是陰沉,對方看著淒慘極了,洗的發白的褲子失去了它原本的顏色,開線發黃的……底衣?

滿是汙泥的黑髮變成一縷一縷的貼在那並不飽滿的臉頰上,那是個消瘦且營養不良的孩子。

這是混血還是泥巴種?

不不不,看看這魔力,又或者是落魄到丟了孩子的純血?

反正少女是起了極大的興趣,她優雅的拎起裙角,弧度優美下顎揚起,那淡粉的唇就像是嬌嫩的粉玫瑰一般。

從附近來看,那個淒慘的孩子應該是那所孤兒院裡的孩子,就算不是純血,她也不會任由巫師的血脈流落在麻瓜的孤兒院裡,如果是泥巴種,大不了丟去給巫師界的孤兒院撫養。

少女的算盤打的極響,臉頰邊被刻意做出捲起造型的捲髮讓少女的臉頰顯得越發的小了,鉑金色的髮絲在**的空氣中每一根都像在發著光芒。

墨綠色的耳墜一晃一晃的,發出清脆的響動,這個像波斯貓一樣高貴傲慢的貴族小姐就這麼走在街道上,讓人忍不住想要將目光投去。

少女不屑的輕哼一聲,僅僅幾步路讓她走的像T台秀一般,停在那破破爛爛的孤兒院門口,她一臉嫌棄的進去了。

“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

少女掩住口鼻,上下打量著科爾夫人,其中的不屑和打量讓科爾夫人有些不快,皺起的眉擰成了一個小結。

“是的,您有什麼事嗎?”

“我要帶走那個黑髮黑眼的孩子。”

“您是說湯姆?”

“湯姆?該死的,誰在乎他叫什麼,快點讓他跟我離開這噁心的地方!”

她真的一刻也受不了了!

“您似乎並不符合領養條件。”

在少女的不耐中,科爾夫人也明顯的拒絕了她,不管怎麼樣她也不會將孩子交給這麼一個未成年少女。

“哦,我和你這無用的麻瓜說什麼呢!”

本就不滿的少女惱怒的舉起魔杖,她毫不在乎魔法部的警告念起咒語,傲慢的聲音與動作讓人猝不及防。

“一忘皆空!”

她從不知道麻瓜居住的地方能如此惡劣,就想**的沼澤一樣惡臭,冒著有毒的沼氣。

脫落的牆皮,搖搖欲墜的木門,金屬的門把手早已被空氣腐蝕生鏽。

她隨便找了個孩子帶路,那孩子一臉獻媚的模樣真的是讓她想吐,讓人討厭的麻瓜……

她傲慢又惡劣的想著,難以想象她的魔杖會是白蠟木,事實上賣出這根魔杖的奧利凡德也感覺很奇怪,非常不可思議。

白蠟木與馬爾福,這是一個啼笑皆非的組合,這讓她親愛的父親異常不滿,連她可愛的弟弟都認為奧利凡德是老糊塗了,不然怎麼會是白蠟木。

“小姐,就是這了,您最好小心點,他是個怪物……”

那個麻瓜小孩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了,在少女點頭後他立馬跑了。

“哦,梅林啊!我到底是乾了什麼才讓我跑到這來,忍受這疾苦……”

少女隻是在家練習移形換影,卻不曾想跑到了麻瓜界,真是荒唐的讓人難過。

劣質的木門被打開,少女一眼就看到了已經換了一身衣物的孩子。

……

“吱呀——”

湯姆聽見門發出響動,他警惕的看著門縫,做好隨時打上一架的準備。

讓人出乎意料的是那不是孤兒院的孩子,而是一位與這周圍格格不入的……貴族小姐……

鉑金色的長髮慵懶的披在身後,打著卷的髮絲貼著那精緻又蒼白的尖臉,,高揚的下顎做足了貴族的姿態,傲慢又不屑。

對此湯姆並不陌生,因為常常有無所事事的貴族會來領養孩子,但想要領養他的一般都會被他用惡劣的態度趕走。隻是這位貴族小姐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她太年輕,衣服比上那些貴族也華麗太多,態度也更為傲慢,看著他的眼神就好像在打量臟兮兮的蟾蜍一樣。

“哦,你好,這位小先生。”

這聲音可真夠傲慢的,即便它很清脆悅耳,但湯姆不會將自己的不滿表現出來。

“你是誰?”

“麻瓜養大的孩子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嗎?”

“我隻是覺得一個突然闖入彆人房間的傢夥不需要禮貌對待。”

湯姆可不會忍讓,他回懟起來,在他的預料中這個貴族一定會臉色鐵青放下狠話,然後踩這她那沉重的鞋離去,發出巨大的響動。

但對方卻笑了起來,一雙灰色的眼睛露出滿意,他當時在想這個人可真奇怪啊……

“我的名字是拉克希米.馬爾福,來自巫師界的馬爾福家族,是一個真正的純血家族。”

對方用優雅的腔調說著傲慢的話語,其中的詞語讓他一頭霧水。

“巫師?”

“冇錯,巫師,你也是一個巫師!我來之前感受到了你剛經曆魔法暴動不久,所以我很肯定你就是一個巫師!”

“所以呢?”

湯姆有些不耐煩,他那時認為這傢夥是哪裡跑來的神經病,一口一個巫師、純血的,傲慢的要命。

但在一整掰扯後,對方拽著他自己用了魔法後,他才相信那所謂的巫師……

-孩子,那魔力暴動後的殘魔力環繞著那個孩子,漆黑的眼睛滿是陰沉,對方看著淒慘極了,洗的發白的褲子失去了它原本的顏色,開線發黃的……底衣?滿是汙泥的黑髮變成一縷一縷的貼在那並不飽滿的臉頰上,那是個消瘦且營養不良的孩子。這是混血還是泥巴種?不不不,看看這魔力,又或者是落魄到丟了孩子的純血?反正少女是起了極大的興趣,她優雅的拎起裙角,弧度優美下顎揚起,那淡粉的唇就像是嬌嫩的粉玫瑰一般。從附近來看,那個淒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